山口社長日誌

第 1 頁 / 共 4 頁1234

【山口繪理子日誌】Hanabira 花瓣

2020/2/28

bag

文/山口繪理子 2020.02.12

這個春天,「花瓣」系列換新裝了。

bag

對我來說,「花瓣」系列是很特別的系列。
2010年,我一邊臨摹「水芭蕉」的花瓣、一邊製作型紙,是這個系列的起點。

這是當時作為設計、一直努力傾聽顧客心聲的我,
第一次嘗試具有生命力的外型作品。

在我心跳不已地發表的時候,
完全沒想到這個系列直到2020年都如此受歡迎。

一方面是考慮到10年來一直熱愛著花瓣系列的顧客,一方面也是想充分運用目前工廠掌握的技術、以及皮革廠進化的各式加工技法,我萌生了想重新設計花瓣系列的想法。

「更具有生命力。」

我覺得這是花瓣系列最重要的靈魂,
於是再次翻看各種花瓣的照片,
開始製作更有曲線感的型紙。

我一開始不太在意他們是不是能夠順利變成包包的樣子。

然而最終的成果,是演變成了比2010年的花瓣更加優雅、
也更具現代感的外型。

更甚者,在選擇顏色的時候,我抱持著「能讓人感受到現今的風潮」的想法,從色盤上選擇了鮮豔的藍色。
為了做出最完美的藍,做了無數遍的嘗試。

最終加入了少許的紅調
並在定下藍色後,開始找尋與之對稱的黃色。

同樣是鮮豔的色調,2010年的可能比較給人溫暖的感覺,
2020年的現今則是想呈現強韌與凜然並存的感覺,選擇了更深的色調,
如果大家都能感受到這一點就太好了。

再回到外型的部分。
對客人來說,或許第一印象很難想像這個包是從花瓣衍生而來的,
但還是希望大家試著想像看看。

(為了方便大家想像所以做了動畫,請務必到專門的網頁看看。)

在不採取任何措施的情況下,現代產品的生命週期是非常短的。
然而,透過再次賦予的新生,希望這個花瓣能陪伴在各位的身邊,與您共迎美好的春天。

設計師 山口繪理子

【山口繪理子日誌】REN -連-

2019/10/16

bag

文/山口繪理子 2019.09.20

又到了這個時候…。
今天要跟大家介紹秋冬新系列包款,

名字是「REN」。

「REN」是代表「連」的意思。

如同大家所知的,以孟加拉為首,
大多的時間我都待在開發中國家,
進行素材開發與試作。

在國與國之間,或待在某個國家時, 我常常會陷入「分離」或「斷絕」的思考中。

例如,前陣子剛去了斯里蘭卡,
從機場搭上計程車,坐往旅館的路上,
聽著計程車司機用激進的言語,
大肆批評伊斯蘭教。

為了尋找素材前往緬甸時,
不時會聽到緬甸當地的居民,
不留情面的,討論羅興亞人的迫害事件。

尼泊爾,印尼,不管是哪個國家,
都一定會發生排外或切割族群的激進運動。
而每次看到這些事件,總讓我覺得胸口苦悶。

如果有人能抱持著同理心,
允許或認同另一方的作為,
事情就能往好的方向運行,
如果能化解雙方的紛擾和衝突,
不僅能有良好的結果,
也能讓好的連鎖反應延續下去。
說到這裡,聽起來有一點抽象,
所以我將這個想法,化成具象的形狀,
而取了「連」這個名字。

決定了設計理念之後,
接著將這個抽象的概念,用形狀來呈現。

從連開始連想到的是,圓圓的外框。

包包製作通常都會從「面」的部分進行設計,
這次想從外框開始設計包包的外觀。

「從這個外框開始進行包身的設計吧!」

職人若有所思的想著我的提案,
卻怎麼也摸不著頭緒。

直到我說,
「如果這個外框是柱子的話,應該可以支撐住柔軟的皮革吧!」
才找到了一些靈感。

從如同軟管一樣的外框開始,
縫上了側邊的包身,成為立方體的造型。
我們嘗試了超過40次的樣品製作,
在包包的寬度與長度上下了一番苦心。

這次想強調的是,
雖然是四角形,卻擁有圓弧的曲線。
看起來硬挺,手感卻非常柔軟。

在兩者間反覆調整之後,
無意識地完成了這個全新的形狀。

完成外觀設計後,「解決問題」也很重要。
扣上背帶就能變成斜背包的這個部分,
看似簡單,技術上的困難度是很高的。
金屬扣環的強度,包包上皮革環扣的形狀等等,
斜背時還能放下手把的便利性,
也是我們追求的設計細節。

常聽到客人說,
「雖然有兩用的功能,但是斜背的時候手把會有點麻煩。」

如果在手把裝上金屬環扣,
確實可以讓手把服貼在包身兩側。
但環扣的尺寸是非常重要的。

強調包包的輕量感和金屬環扣的強度,
運用職人的經驗與智慧解決許多皮革製作上的問題。

雖然是簡約的波士頓包款,卻是從來沒出現過的形狀。
也是第43或44次製作出的樣品。

當我完成理想中的包型時,
「嗯!這就是我想做的包包啊!」
不由得從心裡這樣想著。

一開始還找不到目標的時候,
邊動手邊思考著,
「從外框到面的思考順序」以及「解決問題的對策」,
慢慢的從動手到動腦的思考方向。

象徵好的循環的「連」的概念,
不只是心中的期望,
也代表人與人之間的溝通與智慧,
透過行動之後到達目標的過程。
並將這個信念,傳遞到對方的心中,
創造美好的際遇與循環。

▼REN「連」的製作影片▼

▼「連」系列介紹▼

【山口繪理子日誌】總理官邸的會面

2019/6/17

bag

文/山口繪理子 2019.05.30

我收到了來自日本大使館的邀請函,
「邀請您參與孟加拉總理的來日餐會。」

雖然是很榮幸的一件事,但是「山口小姐應該會婉拒參加的吧! 」staff們這麼想著。
當我決定「參加」的時候,大家都嚇了一跳。

確實,我是一個不善於社交的人,也很少參與聚餐等活動,
但不知為何,而有了 「這次去參加看看吧! 」的想法。

穿上MOTHERHOUSE在印度工坊製作的外套,裙子和襯衫,
「很適合這個場合的外套呢!」
一早打開衣櫥時,就決定了這樣的穿著。

從公司搭計程車前往官邸時,
「我要到首相官邸。」
「你是記者嗎?」司機看著我說。
「要去參加餐會啦!」我回答。
「嗯?」司機疑惑地回答一句,結束了這段對話。

抵達官邸下車時,
「那邊那位 ! 請離開這邊!!!這邊不能走喔!!!」
警衛激動的催促我,
這時,我有點緊張的拿出邀請函,
「請往裡面走。」警衛表情一變的對我說。

(什麼嘛!什麼嘛!)

我總是會因為自己的外見,受到這樣的對待!

進入首相官邸後看到一個櫃台,
接待人員走出來說「請跟我走。」又帶著我往更裡面走進去了。

進入內廳時,柔軟的地毯,閃閃發亮的水晶燈吸引了我的目光。

「請在這裡稍等一下。」接待人員對我說,
而此時,我眼前的會場,已充滿了賓客交談的歡愉聲。

果然,大家都是社交活動的前輩們啊!
還是覺得這裡不是自己熟悉的地方。

當我還在習慣這個環境的時候,
経済産業省副大臣、外務省書記官、衆議院議員….
各部門的與會者,都來和我打招呼。

「咦?昨天有在電視上看到你耶!」被這麼一說,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是NHK「知恵泉」的節目吧…)

在會場有好幾位來自孟加拉的貴賓,
不知為何的日本和孟加拉的賓客各自成一圈,
所以我主動向孟加拉的代表們自我介紹。
之中有工商會的議長、首相官邸的秘書等等。

會場裡只有我一個日本人會說孟加拉語,
所以很快地受到孟加拉代表們的注目。
「你,不是超有名的人嗎?」突然有一個人說。
「我去過你們香港的分店喔!還買了五個包包!品質很棒呢!」興奮的說著。

「哇!!這是我的榮幸啊!」
我也很激動的說了好多次,而我的心中更是對孟加拉工廠的大家充滿了感謝之意。

「現在開始,安倍首相和哈西那首相,會和大家握手致意,請大家排成一列隊伍。」
司儀突然和大家說。

(哇,竟然還有這個橋段啊!)

排成一列後,兩位首相依序向大家握手。
安倍總理略帶倦意的笑著,
「初次見面,我是MOTHERHOUSE的代表山口。」
接著,我對哈西那首相說:
「Assalamu Alaykum!」(孟加拉的招呼用語)
「哇!」哈西那首相聽了之後笑了出來。
而她比我想像中的,感覺是更親切,更溫暖的人。

在那之後,大家分桌而坐,開始今天的晚餐會。

安倍首相發表了簡單的演說,
「以建構兩個國家的友好關係為目標,為此而努力的人們,真的非常謝謝你們。」

或許,這只是一句為了在場的貴賓們,說出來的客氣話,
但是對我來說,感受卻非常深刻,甚至還差點流下眼淚,嚇了我自己一跳。

(兩國的友好關係啊….)

頓時,在我的腦海中,跑出了好多畫面,
創業初期的艱辛與困苦,還有因挾持事件不能前往孟加拉工廠的心情,
思緒排山倒海而來。

不禁流下眼淚的時候,又因為哈西那首相的演說,讓我感動不已。
為了孟加拉獨立而奮戰的哈西那首相,
從她父親的時代開始,因為很喜歡日本,所以家中擺放了許多日本的藝術品。

聽了她的演說之後,更加深對她的好印象,
就連用字遣詞也那麼恰到好處,是一段非常棒的演說內容。

演說結束之後,在座位上享用和食晚餐。
坐在我座位兩邊的,竟然是哈西那首相的事務官,
聊了幾句後,也和他們變得更親近了,
其中一位還是首相的「Speech Writer」。
「哈西那首相是怎樣的人呢?」我問他。
「我幫她撰寫演說內容已經十年了,她總是給我一個大綱,
再由我寫成一篇完整的文章後再讓她確認。而她也會再補充一些細節,
是一個非常溫柔,也很堅強的人。」
「她有休假的時間嗎?」聽到我問了奇怪的問題,
他笑著說:「這次沒有喔!明後天還要到其他國家參訪。」
「都來日本了,有沒有去泡溫泉啊?」
「當然沒有時間啊!」
「啊!真的很可惜啊!首相一年會到其他國家參訪幾次呢?有100次嗎?!」
「沒有那麼多次啦!嗯…大概8次。」面對我的問題,他又笑了。
「真的嗎!!!我還以為會去更多次呢!可能我到其他國家的次數還比她多。」
我用孟加拉語和事務官聊著這些內容,他也跟我說了其他話題。

「好想到薩瓦(MOTHERHOUSE工廠的所在地)看看你們的工廠喔!下次到孟加拉的時候,一定要來辦公室找我喔!」
「好的,沒問題。」
「如果有困難的地方可以跟我說,在首相官邸、軍隊裡都有我的朋友,一定能幫上忙的。」
「真的是太榮幸了,很謝謝你。」

此時,我的胸口漸漸熱了起來。

看著孟加拉代表們嘗試吃著日本和食的樣子,
「這個味道好淡啊!桌上也太多小盤子了吧!」
聽得懂孟加拉語的我,不小心聽到他們的心聲。呵呵呵呵!

「可以跟他們要一點鹽巴嗎?」我一聽,不小心大笑了出來。

時間差不多的時候,負責編寫講稿的事務官,
拉著我的手說,「和首相說個話吧。」
「啊?!沒關係啦!!!我沒辦法!!!」

其實我心裡面很緊張,但他一副「沒問題!」的表情,
帶著不安的我走向首相的座位。

「你好。我的名字是山口。我們在孟加拉設立了工廠,
並使用孟加拉當地的素材來製作,有250位員工在工廠擔任包包的手工作業。
我們想成為孟加拉第一的工廠,並且向世界傳遞更多的可能性。」

聽到這一番話,她張大眼睛看著我,
「而我是從孟加拉的BRAC研究所畢業的。」聽我這麼一說,她更驚訝了。
然後,和我友善的握手之後,對我說了一句話。

「You did great job。」

從來沒有聽過讓我那麼感動的一句話。
因為政治的問題,13年來,我對孟加拉政府越來越沒有好感了。

為什麼要這樣擾亂人民的生活呢?
為什麼不好好建立完善的經濟制度呢?
每次發生嚴重的內戰時,都會嚴重影響出貨的進度,
每次選舉前治安惡化,為了安全只能搭車子穿梭在街道中。
政權交替時,國家的制度方針也會跟著改變,
但是在當地扎根許久的事物,
都是需要很多的努力才能戰勝的。

安倍首相的演說中提到的「友好關係」,
以及哈西那首相對我說的「great job」,
讓我覺得,我們到目前為止的努力,就好像兩個國家的橋樑一樣,沒有白費。

我把和哈西那首相合照的照片,傳給在孟加拉的廠長,
馬穆先生看了之後興奮的說:
「好驕傲啊!這是我們的驕傲啊!一定要把這張照片掛在工廠,謝謝你。」

雖然在晚宴會場的只有我一個人,但是把我帶進首相官邸的,
是在10個不同的生產國與販售國家的staff們,
以及在日常生活中使用MOTHERHOUSE商品的客人帶給我的機會。

經過這次的會面後,又更加確定了,
我想藉由一個品牌的力量,成為兩國之間更強韌的橋樑這個想法。

2021年預定完工的新工廠,即將改變孟加拉當地對生產工作的刻版印象,
這是一個實現夢想的工廠。

雖然零售這件事,看起來像是國際之間的貿易或利益關係,
但我們追求的是超越國界,並且共同分享,懷抱同一信念的向前邁進。

山口繪理子

【山口繪理子日誌】雨過天晴。

2019/6/6

bag

文/山口繪理子 2019.05.31

「雨過天晴。」

這是製作的過程中,在腦海裡浮現的系列名。
素材、造型和想傳遞的訊息串連起來的瞬間,
真的有種心境瞬間放晴的感覺。

回想起來,大概是一年多前的事了。
「無論如何都想開發雨天也能夠使用的皮革。」
對這麼說的我,Mamun先生露出了無奈的表情。
防潑水皮革的製作,必須從原皮開始下手,實驗起來當然不是那麼簡單的事。

「如果加上類似塑膠的塗層的話倒是可以做到。」
「不行,我想要盡可能保留皮革的手感。」
在我的強烈要求後,製革廠送過來的,
是表面僵挺的、明顯有「塗層感」的皮革。
「你看、有防潑水效果喔!」他們開心地說道,
「但這樣做不出好的包包啊。」我心想。

正因為素材與包型息息相關,
在做出真正合適的防潑水皮革之前,我完全沒開始動筆設計外型。
之後經過了大概半年,終於做出了竭盡可能保有自然紋理觸感的防潑水皮革。
「動工吧。」
接下來就是「外型和構造」的挑戰了!

希望能徹底發揮素材特性的我,
一直覺得這種具防雨效果的皮革,一定有一種最適合它的形狀。
「難得有不怕下雨的皮革。
旅行、登山、露營等等……工作上使用也OK….
總之是即使下雨也想背著外出的包….」

思考過後,我決定挑戰MOTHERHOUSE史上最大容量的後背包。
「做一個可以對應多變的天氣和登山需求的大型後背包吧。
這樣也能充分活用防潑水皮革輕量的特點。」」

決定這個設計概念後,終於開始裁切型紙。

在那之後,只要遇到下雨我就會站在街頭,
靜靜觀察人們的行動。
下雨的時候,會覺得心情低落下來的只有我嗎?
突然升起了這樣的疑惑。

事實上,和往常一樣,因為開發過程中一直遲遲無法定下外型,
一直持續著覺得很痛苦想逃跑的日子,
「有如此明確的設計概念,卻遲遲無法決定外型」
不斷切割珍貴的防潑水皮革試做樣品的同時,
也越來越有種被困在黑暗的洞窟裡的感覺。

偶然間,我抬頭望向天空,看見天空中的雲快速地移動著,
光線從雲隙中流瀉,太陽也露出了臉。

「總是會放晴的….不管現在是雨天、是陰天,放晴的時候總會到來….」

我對自己這麼說,然後再次走向了樣品桌。
在製作、切割、縫製的過程中心中暗自決定。
「主題就是雨過天晴了。不單是強調防潑水的機能,
而是心裡想傳遞的訊息:天空總會放晴,所以向前邁進吧。
我想做出一個蘊含著這樣的訊息的包。」

擺脫各式各樣的不安做出來的,
是能讓人聯想到雲的、蓬鬆柔軟的大型後背包。

以往總覺得新作的完成最大的意義是工廠實力的提升,
這一季則特別覺得身為設計師的自己,
也有種終於見到了久未見的太陽的心情。
帶著這樣的心情,獻上這次的新作──雨晴後背系列。

【雨晴系列特別頁面】

【山口繪理子日誌】凛。

2019/2/27

bag

文/山口繪理子 2019.02.07

關於RIN系列的開發設計。

想在這邊小小透露這款包型的設計秘話。
(內文有點透露我個人關於蝴蝶的小小狂熱,但因為是部落格的關係,還請大家見諒。)

經歷著13年包包的設計與製作,發現自己總是被類似的主題所吸引。
像是天空與花朵等等,我喜歡能代表自然界的概念。
與其說總是被類似的主題所吸引,我認為是更深入發掘每一個概念,
一邊想像著如果是今年的話,可以用這樣的方式去表現。

對我來說,自然界當中以生物的型態特別吸引我注目的便是「蝶」
其實我在2012年也曾經以「蝶」為主題概念設計過包包。
當時是類似於蝶型的刺繡樣貌,裝飾感十分強烈的系列。

但果然喜歡的東西就是喜歡,我至今也常常翻閱蝴蝶的圖鑑,對於蝴蝶的愛堅定不移。

而在泡沫經濟破滅前的山口家(笑)
家裏有很豪華的客廳,在那裡有著玻璃櫥櫃,
擺放著用針固定的蝴蝶標本。(十分地泡沫時代風格對吧)

雖說當時還是小孩,卻被蝴蝶標本美麗的羽翼所深深吸引,一看便是好幾個小時。
也發現了蝴蝶的翅膀仔細觀察,似乎是透過粉末所構成的。

從那開始我便知道所謂「鱗粉」的存在。
「原來如此!蝴蝶翅膀的顏色、原來就源自鱗粉呢!」
於是我在春夏之際便開始捉蝴蝶,碰觸蝴蝶的翅膀來仔細觀察蝴蝶鱗粉的挑戰。

「啊!手指沾上了鱗粉呢….。」

手指沾染像是橘色與白色的粉末,進而知道蝴蝶的翅膀本身則是近乎透明的事實。

但同時發現了更衝擊的事實,
「咦…。」

少了翅膀上的鱗粉,蝴蝶突然變得失去活力。

「不會吧….。」

滿懷著歉意,我開始著手調查「鱗粉與“拍翅”力量的關聯性」
事實上來說雖然也有少了翅膀鱗粉也能正常飛行的蝴蝶,
但是鱗粉有著左右空氣阻力的可能性,與飛行力度的關聯性似乎相當的強。
這讓我湧出了更多的好奇心,開始調查為何蝶類會有那麼多樣多種的風貌。

擁有黑點的蝴蝶是是為了模仿老鷹等鳥類的眼睛來恫嚇敵人。
也有色彩豐富的蝶類則是為了能吸引異性而繁衍後代等等。
為了生存而充滿色彩的鱗粉以及蝴蝶翅膀,總是能引發我許多興趣。

而這次雖然是同為蝴蝶的設計概念,但希望能特別注目在決定「蝴蝶翅膀配色」的鱗粉上,
當中以美麗的蝴蝶羽翼配色為基準,選中了四種代表性的蝶類。
分別是琉璃小灰蝶、紅斑大鳳蝶、流星蛺蝶與大紫蛺蝶。

鱗粉的顏色,真的困難度相當的高,
皮革鞣製工廠把握這樣細微的自然界色彩,以皮革呈現出羽翼的基本配色,
在那之後我再加上一個重點配色於包包的內側部分與皮革邊油上。

當初總是不斷思考著帶有一點霧面灰的藍色,
若配上深藍色的邊油不知道呈現出來的風格是否合適,
最終包包成形時,讓我再次確認了
「蝴蝶果真是有各式各樣的風格。。。」

雖然與自然界的美是無法比擬,
但選擇忠實地,誠實地用配色去表現。
同時充滿飛翔力道羽翼表面的凹凸感,則使用皮革自然的紋路重現,
完成了這次的包款。

從我有點過於狂熱的鱗粉話題,
能聯想到以「Rin-凛-」這樣帶有爽朗風格的命名
非常謝謝行銷團隊的大家(笑)

包身也是凜然而立的風格,我至始至終相信著是從蝴蝶的鱗粉而衍伸出的凜然之氣。

【Rin-凛-特別頁面】

【山口繪理子日誌】健檢@自己的工廠

2018/8/23

bag

文/山口繪理子 2018.08.11

今天,作為員工福利的一環,在MOTHERHOUSE的自社工廠舉行了第一次的健康檢查。

因為有日本的醫療機構在孟加拉的分部協助,做了最萬全的準備。

然而,從昨天傍晚馬穆先生特別招開集會、跟大家說「打針沒什麼好怕的」開始,事情有了預料外的發展。

事實上,對我們在孟加拉的Staff來說,抽血+尿檢幾乎都是未曾經歷過的挑戰。

Staff們幾乎都說:「我這輩子從沒去過醫院。」

「這個是和我們平常縫皮革用的針是類似的吧?」

「…….。」

大家確實都很了解針的威力呢…..

今天早上十點的時候,穿著白衣的醫生到達了。

到達後馬上開始準備,但230位員工的健康檢查還是得花上兩天。

首先是測量血壓、體重、身高等基本項目。

大家好像很久沒量身高了,不停發出「哇」、「哇」的驚嘆聲。

然後,全部量完的人,得到了「請排隊抽血」的通知。

從女性Staff們開始。

我覺得「很有趣的樣子」,一瞬間想拿出手機錄影拍照;但很快又覺得「現在不是做這種事的時候」

為什麼呢?因為眼前的女性Staff們真的、真的在發抖。

跟他們說「怎麼了?一點也不恐怖呦~」

「一下子就好了不用擔心。」我這麼說,但他們依然不停搖頭。

醫生冷靜地說:「請把手伸出來。」

因為紗麗的衣服意外地緊,只好一起幫她往上捲起來。

這個時候我真的嚇到了。

她整個人,從後背到手心,幾乎都因為害怕而呈現僵硬的狀態。

我一邊輕拍她的背,一邊問她「今天早上吃什麼?」

「…..飯。」她回答。

我又繼續問她:「哈哈哈!飯?配菜呢?」
然後她稍微笑了。

但是,等醫生準備開始抽血,她的手又開始發抖了。

針刺下去的瞬間,還發出了像是抽泣的聲音。
接著,她的眼淚就簌簌地流下來了。

「別擔心,再一下下就結束了喔。」

這次她沒有搖頭了。

拔出針頭後,幫她止血了。

她眼眶裡含著滿滿的淚水,準備去做尿液的檢查。

我不知怎麼地覺得自己也精疲力盡,一邊「唉呀呀」地想著,一邊準備回打樣室。

卻看到排著的隊伍裡,
到處都是和她露出類似表情的女性員工…..
這之後,我大概花了三小時以上,
和女性staff們一起,繼續著名為抽血的挑戰。

途中,一直等不到人的孟謝德拿著剛成形的打樣到抽血的地方來問我。

「Madam,襯裡的構造是?」
「現在不是說這個的時候!自己決定!」

真的不是說這些的時候。

雖然我最開始也因為「只是抽血而已」而覺得好笑,
但對大家來說,卻是件讓許多人從昨晚就徹夜難眠的事。

我試著回打樣室,但被大家強力挽留:「不行,請留在這裡」,於是努力擔起護士的責任。

我和拿著檢查單坐在椅子上的女性Staff們一個一個聊了很多。

說實話,我直到目前幾乎都只有和男性Staff一起討論商品開發的流程。
因為是牽扯到很多技術面的話題,需要管理職以上的知識,
這部分的成員全都是男性,所以今天才趁著陪大家抽血的時候,第一次有和女性Staff這麼深入接觸的機會。
而且,也注意到之前沒和所有人聊過這件事,自己反省了一下。

因為好多人的手一直在桌子底下發抖,
我一邊輕撫大家的後背,一邊試著讓他們笑出來地聊一些沒有關係的事。

「晚上幾點睡?」、「老公還好嗎」之類的。
「雖然很害怕,但我還是覺得,能在Matrigor工作太好了…..」
「雖然很討厭打針,但這也是為了自己好,我明白的。這樣做的話,家人也會比較安心吧?」
也有很可愛的來幫忙的員工。

「我覺得打針還好,但還是盡量避免看到針。
Madam,我想一直在Matrighor工作喔。」
大家的眼淚一直不停的流,
裡面還有堅持「我的身體什麼問題也沒有!」不肯打針的人。

雖然一度雞飛狗跳,但抽血結束後,
大家呀大家,真的是太可愛,也太令人憐愛了。
儘管因為第一次的挑戰而瑟瑟發抖的Staff很多,
但經過這一次,大家也變得更堅強,更成熟了。

另外,更為增進的,我覺得是MOTHERHOUSE和大家的羈絆。
在樓梯間看到了掃地的阿姨。
我問:「你做完檢查了嗎?」
她露出了「欸?」的表情。
「還沒做嗎?女生的部分差不多要結束囉!趕快去吧!」

說著,我跟著她一起到安排檢查順序的經理那邊,請經理把她加進等候隊列。
傍晚,碰到了在玄關掃地的阿姨,
「Madam,你真的是個很溫柔的人。」
她抱住我說,讓我嚇了一跳。

問她為什麼,她說完全沒想到自己也可以一起做檢查。
「這是當然的呀!」我說。她露出一副快哭的表情,跟我說謝謝。

藉由「抽血」這個有趣的契機,
我有種和他們更加親近了的感覺。

並且,在輕拍她們的後背的同時,也認真地想:「啊啊,為了她們,我不更努力不行啊!」
我討厭「背負著大家的人生」這種冠冕堂皇的話,
但還是再次思考起要維持大家的身、心靈健康,有什麼是我「能做到的」。
「能做的事」雖然有限,但至少,我不希望自己連這點都不去嘗試。
這之中最基本的基本,就是「大家待在工廠裡」的時間。

現在,孟加拉的治安一直在惡化當中,
我也被告知從九月開始,應該盡量避免出差。
正因為是這樣的國度,至少在工廠內,我想盡可能建立「安心」和「安全」的環境。
也只有這樣,生產的品質和職人的技術,才有辦法進一步提升。

「這點有些擔心呢。」也有身體狀況不太好,偷偷跟我說這件事的Staff。
「抽完血後,醫生下個月會再過來,有一對一看診的時間,到時再跟醫生好好說明就好囉!」
我這樣說了,對方露出了言語難以形容的、徹底放下心來的表情。

守護這樣的表情,就是我繼續這個行業最大的理由。
帶著這樣的幹勁回到打樣桌前,
大概是突然興奮過頭的關係,我不知為何有點貧血,

總之,今天真的學到了很多。
最後附上非常努力的三個人的照片!

bag bag bag

【山口繪理子日誌】斯里蘭卡的樣品製作

2018/7/19

bag

文/山口繪理子 2018.06.12

我是正在斯里蘭卡的山口。

超熱的。

說是這麼說,其實我從早上就一直在工房,但只是中午稍微外出一下、就覺得「太陽也太強了吧」。

工房裡,數量驚人的樣品在反覆不斷地製作、修正當中,逐漸變成了美麗的形狀。

光是這樣就讓人覺得幸福滿滿了,但更讓人幸福的是,越是在現場,就越能看到這些多得像山一樣的「發現」。

像是「啊、這裡很難啊。」
「構造上來說這裡是瓶頸啊。」
「這樣做合適吧。」等等。

因為這些「發現」,多半是去了珠寶的專門學校,
也不一定能夠弄懂的,
在擔心時間是否足夠的同時,面對現場不斷誕生的難題,
現場的大家會一起想出解決的方法。

現場的解決方式不只適用於樣品,
真正生產的時候也可以採用。

由於是媲美高端珠寶的款式,
雖然非常耗時耗工,需要花費許多精力才能做出來,
我還是希望能讓更多的客人擁有,
可以妝點日常色彩的珠寶。

正因為如此,在討論是否能夠正式生產的同時,
也在一點一點尋找著最合適的造型、長度和構造。

昨天大槻先生教我怎麼給石頭打孔。

雖然大槻先生說「誰都能做到呦♪」
但我覺得這個技術真的很難。

即使只是單純打個孔,也需要長時間的修練
工房的大家,可以一邊研磨造型、一邊給石頭打孔
真的是太厲害了…!
真是越來越佩服他們了。

越是覺得「好厲害、好厲害」
就越希望自己也能出一分力
雖然這麼想,但不論工藝還是語言,我都還差得遠呢

也因此,只能不斷拜託他們修正樣品這件事,讓我覺得非常不甘心。

補充:今天,看了在印度的田口小姐的blog之後,
真心覺得「啊、還有比我更努力的人….」

文章裡說的簡單,不過實際想像現場狀況的話,
雖然對田口小姐很不好意思,但還是覺得遇到這個狀況的不是我,真是太好了…
請大家務必繼續支持田口小姐吧!

bag

【山口繪理子日誌】道路

2018/6/11

bag

文/山口繪理子 2018.05.11

「印尼爪哇到中部的默拉皮火山,於5月11日上午七時半(日本時間九點半)左右,發生蒸氣噴發。據國家防災廳指出,煙雲從山頂噴出,最高達到5500公尺。」

早晨,幹勁滿滿地到達工房的時候,被這個新聞嚇了一跳。

工房在一個小時過後,因為白色的火山灰飄散的緣故,
關上窗戶並帶起了口罩。

在看著飄舞的白色粉塵的同時,
「為什麼是今天啊~」我忍不住憎恨起自己的倒楣。

值得慶幸的是,飛灰稍微平息後,機場也在傍晚重新開放,
然而,依舊度過了喉嚨痛、皮膚也有些刺痛的一天。

不過、不過,今天,儘管是在這種隨時可能再噴火的狀況下,
邁出了很大的一步。

在這個自社工房,組成了工匠小組。

聚集在這裡的是Agus先生、Mugi先生,以及
花了一個小時以上、在這樣的日子從山上趕過來的職人Yanto先生。

這個偉大的目的,是希望集結各個職人的技術,
做出以前無法完成的作品。

今年冬天,我決定了明確想要做出來的東西。

為了實現這一點,不得不跨越一個相當高的門檻。

大家如果不嘗試新的挑戰就無法做到。

職人先生們,以前雖然有彼此見過一次,
卻沒有通過製作商品分享彼此的技術,
沉靜的Agus先生和Yanto先生甚至沒有好好說過話。

MOTHERHOUSE在日惹的生產方式是,
我們會派車前往各個職人各自的住處兼工房,
活用各個職人特有的風格,做出相應的作品。

然而,從現在開始,如果不超越個人、進一步提升等級,
面對更大的挑戰的話,就無法迎向世界。
我是這樣想的。

為了這個目標建造的自社工房非常棒。
木造的、屋頂上寫了「MH」。
(大家,是不是比較想在自家製作、
會願意集合在一起嗎?)

懷抱著不安的想法的自社工場,
終於到了真正啟用的日子,也就是今天。

昨日第一次放了三個工作桌。

Agus先生來得最早,在一張工作桌上放好了自己的工具。

然後組裝了自己的燃氣管道,開始準備作業。

大概在這個時候,Yanto先生到了。

Yanto先生是團隊裡最單純,和Agus先生及Mugi先生這類「城市人」角色不一樣的「鄉村人」角色。

帶著笑嘻嘻的表情,走到嚴肅的Agus先生那邊,
說著「早安」地伸出了手。

輕輕握手後,兩人突然一邊擦著桌子,
一邊開始了技術性的對話。

「這個是昨天試作的成品」Yanto先生這麼說。
Agus先生開始了非常詳細的指導。

對於初次聽聞的內容,Yanto先生說著
「請給我紙和筆!」
全部記下來了。

接下來,這邊告一段落後,換成Agus先生說
「這裡進行的不太順利。」
開始向Yanto先生學習他的技術。

兩個人,如果不互相分享彼此的能力,
就無法完成接下來的新作品。

Yanto先生對Agus先生做出來的成品,
這次則是說著「還可以吧」,變得稍微強勢一點。

兩人的樣品製作,因為太新鮮了,
暫時沒有太大的進展。

Yanto先生坐在最中間的位置,
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就問坐在前面的Agus先生。

Agus先生也是,時不時會回過身詢問Yanto先生。
就在這個時候,一台腳踏車停下來了。

「唉呀呀~」一邊這麼說著,
走進來的,是首席職人,堪稱長老的Mugi先生。
負責婚戒的他,有著比其他人更高的技術,
Agus先生是Mugi先生的大弟子。

另一方面,和Yanto先生則是第一次合作。

「喔喔!Agus,進行得怎麼樣啊!」
一邊招呼,一邊看著他有點不習慣的手勢露出了笑容。

和Yanto先生稍微交談後,Mugi先生才說。
「我今天只是來交作業的喔。」
Mugi先生把昨天拜託他的樣品拿給我看。

「嗯,謝謝。順帶一提,
今天還有一個要求,在這裡稍微做一下吧。」這麼說了
「現在?這裡?」

Mugi先生比其他人更堅持使用自己的工作桌、自己的工具製作作品,
所以非常猶豫。

然而,「只有一個的話還好」
我們拜託之後,
他一邊「哎呀呀」、工具在哪裡、等
這麼說著的同時開始了準備。

就這樣,擁有不同技術的三位職人,
第一次在工房開始了作業。

我讓三種不同的模式開始運行,
看看各自的進度。

大家的手法都不一樣,製作的方式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

Yanto先生說。
「這麼難的東西我沒聽過啊!!
和目前為止的根本不一樣啊!」

Agus先生也抱著頭默默地持續作業。

然後Mugi先生,儘管是最晚開始的,
卻是最早做出新模型的,
並且開始支援Yanto先生不懂的地方,
還把不夠的素材抽空做好了。

回過神來的時候,太陽已經偏西了。

「明天也拜託了。」

這麼說了,大家都回答OK。

Yanto說。
「雖然很辛苦,還是希望能順利完成。」

單純的他與單純的話語,
有著觸動內心的地方。

更讓人高興的事是昨天。

在Agus先生的住處製作樣品時,
總是很安靜的Agus先生一邊流汗一邊說。

「雖然是自己沒有嘗試過的事,能夠有機會體驗真的很感謝」。

這邊才覺得感謝呢。我想。

為什麼這麼說,是因為後來才知道,他自己一個人
在我們委託新品的製作之前,
就已經開始努力學習Yanto先生和其他職人能夠做到、
自己卻還不會的技術。

證據就是,上手的速度很快,
從這個階段來看,聖誕節的時候可以對Agus先生抱持很高的期待。

在日惹這個平穩的所在,
對於是不是該「維持現狀」就好,
我以前一直煩惱著。

非常的平和,即使什麼也不做也會有紀念品店來的訂單。

在這之間,突然出現的我們,
是不是造成了一些混亂呢?

有句我時常會想起的話。
我在華盛頓的國際機構的時期,覺得建設學校是正確的事情。
在孟加拉聽到了這樣的話。
「學校建成的話,我就必須離開這個地方。」
「不讓孩子去學校的父母,會被孤立。」

我經由這個經驗,不再認為事情是絕對正確的。

追求絕對正確,也找不到所謂的絕對正確。

但就算找不到答案,人生這麼長,比起悲觀地退縮,還不如積極地繼續前進。

「那最重要的是什麼?」

我的答案是,找出「適合自己的」的道路持續前進。

日惹也是,
「只要有機會,有想努力的人在,
是不是實際上就能夠做出更多的事呢」這樣
相信自己的想法,提供設計的同時也提供給可能性開花的機會
能做到就好了。

被名為拉絲的線細工獨特的纖細感強烈吸引,
將至今為止都是銀製品的東西轉為金製品,
開始了MOTHERHOUSE Jewelry。

暢銷的商品、不暢銷的商品、
回應逐漸增加的客戶的聲音,
開始了婚戒的製作。

本來只有兩位的職人現在擴增到五人。
Mugi先生也受邀前往日本,在客人面前實際製作。

在各式各樣的成果中,
今天,是對雖然不知道正不正確但是適合自己的道路
「啊啊、說不定不錯呢。」這麼想的一天。

自社工房開工,值得紀念的一天。

即使現在會經歷成長的痛苦,
一定一定、相信在打開新的門的同時也會有所收穫。

回應設計師要求的職人。
活用職人技術的設計。

希望彼此相乘之後,能夠給客人帶來新的樂趣。

2018年的聖誕節,
期望在這個日惹種下的新的種子,即使再小也能順利發芽。

bag

Agus先生(左),Yanto先生(右)。

bag bag

【山口繪理子日誌】薪酬制度

2018/5/16

bag

文/山口繪理子 2018.05.03

最近在生產的過程中,持續討論到了印度的薪酬制度。
其實我覺得薪酬制度,和設計感覺有點像。

人和素材雖然是不同的,但怎麼樣安排才能使素材=人發揮出最大的光輝、
在舒適安心的狀況下發揮自己最大的才能,從這點來看就有共通之處。

然後,最終目標是獲得利益的同時,變成能夠給大家帶來更美好的未來的工廠。

在不同國家,工作的動機、價值觀都有所不同。
更何況,在不同的國家,我們生產的商品也不同。
在這點上(想達到上述的目標)就更加困難了。

但某方面來說,不論制度或是設計,其實簡單就是最美的。
美麗的東西,誰看了都能接受,萬一有什麼狀況,也能夠承受得住。

什麼是不必要的呢?
從什麼角度看會有問題呢?
我覺得設計跟經營果然是有相關。

想做出好的東西,
就想要找好的人才來製作,
想要吸引好的人才來,
就需要提供好的環境。

遇到困難的時候,雖然會忍不住有「真是~該怎麼辦才好~><」這樣軟弱的想法,
但也因此處在可以理解兩方的立場上。
製作作品是珍貴而讓人開心的,直到今日,我都還深深感受,並且相信著這點。

在印度,我有很多遇見手工職人的機會,得到了無限的刺激。
每次遇到職人們,就忍不住想「啊啊、又有新角色了~」。

之前認識了製作和服腰帶的職人。
「我很了解日本的品味。」他說出了這樣的豪語。
「嗯,但是啊,日本人也有各式各樣的呦。」我回道。
因為這樣說,得到了職人先生帶點質疑的笑。

大家都有不一樣的生活方式,各自值得誇耀的地方也不一樣,
但我果然最喜歡的,還是透過手工生產來討生活的人們。

因此常常不經意地就會看起手來,
會想,明明在用很細的針,為什麼是這樣大大的像男生的手呢。

各式各樣的手彼此交疊,把世上本來沒有的事務變成可能,
每天都是這樣緊張緊張、刺激刺激,讓人心跳不已的日子。

bag

【山口繪理子日誌】關於發展中國家的繪本

2018/3/21

bag

文/山口繪理子 2018.03.18

上周六在上海參加喀什米爾展覽會後,
週日在台灣有一個盛大的活動。

從小就喜歡畫畫的我,
沒有去學校或者不能去學校的時候,
在公園,自習教室或是上學的路上,
都能利用時間畫上幾筆。

除了風景畫、自畫像,甚至是小飛俠彼得潘,
我總是有很多畫畫的靈感。

畫畫的時候,真的感到很自由。

在學校有不想看到的人,
或是今天陷入低潮的自己,
擔心和不安在胸口鬱悶的時候,
只要拿出畫冊或筆記本隨手一畫,
對我來說,就像是得到救贖一樣,
可以畫畫的感覺真是太好了。

出社會後,雖然是和MOTHERHOUSE無關的內容,
我還是把隨手畫的紀錄集結成一本書。
(只印一本的費用真的好貴啊!汗~)

幾年前,我受邀參與NHK節目「你好!前輩」的演出,
小學六年級的小朋友對孟加拉的刻板印象總是發出
「好可怕喔!」「好窮困喔!」的驚嘆聲,
但當時我聽見了:
「他們竟然可以製作這樣的包包?好帥氣啊!」的聲音。
所以,我希望能透過「繪畫」這個方法,
向孩子們傳達更多事情。

MOTHERHOUSE在做的事情說起來可能有些冗長,
用文字表達也會顯得艱澀。
就這樣,我開始持續用繪畫記錄在生產地的生活,
與製作物品的過程。

與一位協助我著色的朋友-吉森先生,
一同完成了孟加拉、印尼、尼泊爾的繪本。

比日本還早一步的,
在上週日於新竹店舉辦了繪本的展覽會。

大型的購物中心裡,
用三座櫥窗展示了孟加拉的繪本故事。
活動中盡情的在畫圖紙上著色的小朋友,
與繪本主角烏齊&馬西莫一起拍下紀念照片。

TE TE TE TE TE TE TE TE TE TE

即使閱讀了孟加拉的故事,在黃麻袋塗上顏色,
對小朋友來說「孟加拉」可能還是一個很遙遠的國家。
但是藉由這個「與發展中國家相遇的機會」,
哪一天等他們長大了,
說不定這個深刻的相遇還能留在他們心中。

以社會組織為理念的MOTHERHOUSE,
在今年即將展開更多的計畫。
免費提供繪本給小學當作課後書籍,
實際造訪學校與小朋友近距離的交流等具體內容,
屆時也會在官網與大家分享最新訊息。

「我們想做的東西是什麼?」
「是為了什麼而做?」

在設計與販售每一個系列時,我總是懷抱著這個想法。
藉由MOTHERHOUSE提供這樣的機會,
透過物品傳達世界的多樣性,試著拉近與世界的距離,
雖然只是小小的一步,但我們仍踏著自己的步伐前進。

謝謝台灣的大家完成了這次的活動,
我從中得到了許多啟發與學習的地方。

以及活動中參與畫畫的小朋友們,
讓我看到了更多的創意與可能性。

願這個誰都不能摧毀的可能性,
化成一雙堅毅的翅膀延伸到世界各個角落,
而現在我們可以做的,
就是一步一步的朝著目標前進。

第 1 頁 / 共 4 頁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