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LCOME TO MATRIGHOR

歡迎來到MOTHERHOUSE的自營工廠Matrighor

  • factory201907
    從日本搭飛機,經香港和泰國轉機,需要大概10小時的時間。
    一起期待我們的工廠之旅吧!
  • factory201907
    首都達卡是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都市。人力車、汽車、公車都是在同一條路上行駛。
  • factory201907
    從首都達卡乘車到Matrighor約需兩個小時。
    一早人力車和巴士就開始上路,到處都可以聽到汽車喇叭的聲音。
  • factory201907
    市集有賣很多新鮮的蔬菜和水果,
    孟加拉的水果非常多汁,其中芒果更是極品。
  • factory201907
    Matrighor的影子漸漸映入眼簾。
    從2008年僅僅一位Staff開始,至今經過了數次的搬遷。
  • factory201907
    我們包包的誕生,始於由山口小姐粗略打版後做出的第一版Sample。
    作為設計師的山口小姐,一年大概有一半的時間是在這個樣品室度過的,從素材的開發開始就在生產地進行
  • factory201907
    縫製的階段,則分成襯裡部門、皮革部門、布料部門等。會依需求運用各式各樣的機器。
    此外,各階段也有負責的Leader,會參考生產指南做品管確認。
  • factory201907
    我們的包包幾乎都是手工製作。
    顧客的需求則是經由店鋪的「日報」作為給工廠的Feedback,做進一步的修正和改善。
  • factory201907
    接下來是午休時間。有住的近中午回家吃飯的Staff,也有留在工廠的Staff。
    最受歡迎的午餐是類似這樣的「印度香飯」,大概就是類似咖哩的東西。

接下來介紹幾位Staff吧。
她是從工廠還只有5個人的時候就加入我們的、負責縫製工作的Montjurani。


她是工廠縫製技巧最高超的人,即使很厚的皮革也可以用特殊的手臂型縫紉機精確地縫製。她兒子的婚禮有邀請我參加;她的先生也有協助生產MOTHERHOUSE的木製部件,一家人都在MOTHERHOUSE十分活躍。

他是主管米圖。工廠目前僅有兩位主管,他就是其中一位。


他非常內向,十分不善常在人前說話,但作為職人的技術是排名第一的。會悄悄地給予後輩們合適的指導。


米圖曾經在2014年到過日本。
「和顧客面對面交流的經驗是一生的(寶貴)回憶。」這麼說的他,至今也是工廠的支柱。

工廠午休時的一景。
玩板球時投球的是司機卡爾。不論怎樣的交通堵塞或意外狀況,大家都很信賴卡爾的能力。


工廠的規模還很小的時候,卡爾駕駛的是被稱做CNG的三輪計程車;隨著工廠的規模變大,卡爾駕駛的車也變得越來越大。

這是午休時間的另一景。檢品室的麗瑪正在午睡。


工作中非常有效率的她,睡顏看起來就像孩子一樣。

他是打版師孟謝德。
從2008年就是MOTHERHOUSE的一員了。
那個時候的工廠位在達卡,規模僅有6個人。


之後夥伴們慢慢增加到了200人,
他的職責也多了監督整體生產這一項。


2010年,前往夢想已久的日本、與顧客面對面交談的經歷,仍是他至今最美的回憶。

「在這裡,我意識到夢想正在實現。」

  • factory201907
    最後是充滿回憶的照片一張。
    屋頂掛著的新年裝飾, 是工廠的大家從市場買來摺紙自己做的。
    這裡是經過一系列小小的奇蹟才終於誕生的、 有如家一般的工廠Matrighor。

你對微笑工廠的想法又是如何的呢?

職人們最常問到的便是「我們的客人反應如何呢?」。
工廠的大家今日也持續彼此切磋琢磨,
一邊想像著包包另一端客人們的笑容,一邊作出新的商品。

將發展中國家的可能性傳遞給世界各地。

為了實現這項自2006年創業以來的使命,
MOTHERHOUSE今後也將持續往前邁進。

社長兼首席設計師 山口繪理子

WELCOME TO MATRIGHOR

歡迎來到MOTHERHOUSE的自營工廠Matrighor

從日本搭飛機,經香港和泰國轉機,
需要大概10小時的時間。
一起期待我們的工廠之旅吧!

首都達卡是世界人口密度最高的都市。
人力車、汽車、公車都是在同一條路上行駛。

從首都達卡乘車到Matrighor約需兩個小時。
一早人力車和巴士就開始上路,
到處都可以聽到汽車喇叭的聲音。

市集有賣很多新鮮的蔬菜和水果,
孟加拉的水果非常多汁,其中芒果更是極品。

Matrighor的影子漸漸映入眼簾。
從2008年僅僅一位Staff開始,
至今經過了數次的搬遷。

我們包包的誕生,
始於由山口小姐粗略打版後做出的
第一版Sample。
作為設計師的山口小姐,
一年大概有一半的時間是在這個樣品室度過,
從素材的開發開始就在生產地進行

縫製的階段,
則分成襯裡部門、皮革部門、布料部門等。
會依需求運用各式各樣的機器。
此外,各階段也有負責的Leader,
會參考生產指南做品管確認。

我們的包包幾乎都是手工製作。
顧客的需求則是經由店鋪的「日報」
作為給工廠的Feedback,
做進一步的修正和改善。

接下來是午休時間。
有住的近中午回家吃飯的Staff,
也有留在工廠的Staff。
最受歡迎的午餐是類似這樣的「印度香飯」,
大概就是類似咖哩的東西。

接下來介紹幾位Staff吧。
她是從工廠還只有5個人的時候就加入我們的、負責縫製工作的Montjurani。


她是工廠縫製技巧最高超的人,即使很厚的皮革也可以用特殊的手臂型縫紉機精確地縫製。她兒子的婚禮有邀請我參加;她的先生也有協助生產MOTHERHOUSE的木製部件,一家人都在MOTHERHOUSE十分活躍。

他是主管米圖。工廠目前僅有兩位主管,他就是其中一位。

 

他非常內向,十分不善常在人前說話,但作為職人的技術是排名第一的。會悄悄地給予後輩們合適的指導。

 

米圖曾經在2014年到過日本。
「和顧客面對面交流的經驗是一生的(寶貴)回憶。」這麼說的他,至今也是工廠的支柱。

工廠午休時的一景。玩板球時投球的是司機卡爾。不論怎樣的交通堵塞或意外狀況,大家都很信賴卡爾的能力。

 

工廠的規模還很小的時候,卡爾駕駛的是被稱做CNG的三輪計程車;隨著工廠的規模變大,卡爾駕駛的車也變得越來越大。

這是午休時間的另一景。檢品室的麗瑪正在午睡。

工作中非常有效率的她,睡顏看起來就像孩子一樣。

他是打版師孟謝德。
從2008年就是MOTHERHOUSE的一員了。
那個時候的工廠位在達卡,規模僅有6個人。

 

之後夥伴們慢慢增加到了200人,
他的職責也多了監督整體生產這一項。

 

2010年,前往夢想已久的日本、與顧客面對面交談的經歷,仍是他至今最美的回憶。

 

「在這裡,我意識到夢想正在實現。」

最後是充滿回憶的照片一張。
屋頂掛著的新年裝飾,
是工廠的大家從市場買來摺紙自己做的。
這裡是經過一系列小小的奇蹟才終於誕生的、
有如家一般的工廠Matrighor。

你對微笑工廠的想法又是如何的呢?

 

職人們最常問到的便是
「我們的客人反應如何呢?」。
工廠的大家今日也持續彼此切磋琢磨,
一邊想像著包包另一端客人們的笑容,
一邊作出新的商品。

 

將發展中國家的可能性傳遞給世界各地。

 

為了實現這項自2006年創業以來的使命,
MOTHERHOUSE今後也將持續往前邁進。

社長兼首席設計師 山口繪理子

return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