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地日誌

【產地日誌】印尼工坊的現況 – 教學相長的手作過程 –

2019/2/1

從2015年開始,印尼的金工拉絲珠寶系列,已經成立第三年了。

在印尼古都”日惹“,
保有當地王室文化的傳統技藝「Filigree-金線細工」,
我們期望將這項纖細的珠寶技術, 交付給每一個喜愛MOTHERHOUSE的客人手中。

bag

從兩位職人開始的印尼系列,現在,增加了三位夥伴,是五位職人的團隊。

負責婚戒製作的MUGI先生

bag

負責金工拉絲系列的WARIYO先生

bag

製作胡桃系列的YANNDO先生

bag

逐漸活耀的年輕職人WIDODO先生

bag

擁有寶石鑲嵌技術的職人AGUSU先生

bag

然而,在2018年,五位職人的工作體制有了新的變化。

這對日惹當地的手工產業而言,也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職人們聚集在一個工坊裡,一同參與新商品的開發與製作。

bag bag

在這之前,職人們都是各自在家中,運用自己擅長的技術,從事珠寶的製作。

久久一次的集會時,有了這樣的想法..

「能不能藉由交流彼此的技術與智慧,創造出更好的作品呢?」

就這樣,建造了這棟屬於MOTHERHOUSE珠寶的工作坊。

印尼珠寶的日本負責人稻葉先生,
一開始還很擔心,擁有驕傲的技術與豐富經驗的職人們,
「一起工作後會不會發生什麼問題啊?」
「他們會不會發生爭執啊?」

有了這些疑慮。

但是,聚集在工坊裡的職人們,
「如果是我的話會這樣做喔!」開始了熱烈的討論。

bag

「比什麼都還喜歡製作珠寶這件事,所以想和大家分享自己的技術。」

即使遇到難解的問題,透過相互的交流與討論,
看到職人們積極合作的模樣,真是令人安心。

bag

今天,想和大家介紹的全新珠寶系列,
「Indonesia Meets Sri Lanka」

是日惹五位職人的技術和另一個珠寶生產國,
「斯里蘭卡的寶石」組合而成的新系列。

bag

集結在工坊裡的職人們,學習彼此的製作方法,
互相討教不明白的地方,經過多次的修正後,
完成了這次的挑戰。

負責Filigree的職人,透過純熟的手工技術,
將金線彎曲成理想中的形狀。

bag

負責打造K金素材的職人,製作吻合天然石大小的座台。

bag

互相幫助與學習,得到新的技術與自信,「做出更好的作品吧!」

bag

像這樣職人之間的技術交流,

「不僅可以延續百年的傳統,還可以衍生出新的技術。」

新系列的誕生,
是「印尼的技術和斯里蘭卡天然石的相遇」,
對「職人們來說是新的挑戰也是技術的結晶 」。

今後,也請大家為這五位職人們加油打氣吧!

bag

Filigreeflower系列特別頁面

bag

【產地日誌】外地駐員專欄的新成立

2016/6/3

bag

Namaste~~我是目前人在尼泊爾的田口。

新的駐在員專欄成立了! (拍手拍手拍手)
請大家多多指教。

請讓我再次的簡單的自我介紹。
我在2010年底於孟加拉駐點於孟加拉,隔年開始從事與尼泊爾事業相關的活動。
回過神來發現已是第五年 (年齡也快進入30歲的! 阿呀呀呀)
成為駐在員之前是在入谷店(舊本店)與新宿店從事銷售的工作。
現在回國時還見的到當時認識的客人是讓我最開心的事 。

駐在員的角色,根據不同企業的工作內容應該都不盡相同,
於MOTHERHOUSE來說,根據外駐的國家以及其事業內容,駐在員的工作內容也不同。
因此若要以一句話來概括「這就是駐在員的工作」是十分困難的。

但是目標都是一致的「在發展中國家創造世界一流品牌」

老實說,一開始的時候真的是無所畏懼(在外派之前孟加拉和尼泊爾都沒有去過)
過著只是埋頭苦幹的日子。
總之,從早到晚持續的品檢,遭遇無法想像的事件與困境,藉由當地大家一起溝通找尋解決的方法。
・・・就這樣度過了在外地的日子。
挑戰體力極限的事情也很多,換成現在的我一定無法持續與當時一樣的工作方式。

比起當時,現在會以更寬廣的視野,考慮販賣與生產兩端。
轉換成建立戰略並讓現場能夠確切執行為主的工作內容。
從單純使用意志力與耐力在當地活動的階段,迎向能夠思考全體商業活動的階段。
我了解自己還不成熟的部分,每天都過著嘗試錯誤並修正的日子。

從今以後希望透過這個地方,
可以把當地日常發生的事情,生活的樣貌以及介紹好吃的食物等,
將當地真實的風貌傳達給大家。
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