產地日誌

2020冬季新作”Naked Sapphire”

2020/12/31

jewerly


大家好!
我是負責Jewelry MOTHERHOUSE的生產部門負責人稲葉潤紀。
為您介紹這個冬天登場的珠寶新品。


jewerly


熱賣的Naked Sapphire系列。
推出了由粉、綠、黃等各色剛玉製成的新色。
今天要來分享給大家的,
則是這款新作項鍊從製作到送到店鋪的幕後故事。


Naked Sapphire的「Naked」、代表是「赤裸、與生俱來的樣貌」的意思。
作為斯里蘭卡最負盛名的寶石之一的剛玉(藍寶石)。
為了最大限度發揮其「與生俱來」的美,
Naked Sapphire系列於焉誕生。


jewerly"


jewerly"


製作Naked Sapphire的第一步,
是找到稀有不經過任何加熱處理的天然剛玉(藍寶石)。


市面上的彩色剛玉及藍寶石大多經過加熱處理,使其色調能夠更加濃郁鮮豔。
而我們則更欣賞經由大自然孕育出來未經雕飾的天然原石。


寶石與生俱來的原色,即使同樣都是「藍」,
卻有宛如初晴的天空一般鮮豔的藍、也有深海般濃郁深沉的藍。
這次採用的則是有藍、粉、黃、綠等多變色彩的彩色剛玉。


「哪個顏色最適合我呢?」尋找的過程,必然充滿了樂趣!


接下來,則是將這些色彩繽紛的原石交給寶石研磨的職人。
職人會依據原石形狀、大小及想要呈現的光澤感,
做出最適合的切割。


我們不一味追求繁複切工,而是採用最低限度、
卻也最能呈現出寶石獨特個性的切割方式。


jewerly"


職人研磨寶石的樣子,宛如在跟寶石對話一般。
一個個經過精心打磨後的寶石,接下來要鑲嵌在金的台座上。


jewerly"


每一個寶石形狀、大小都不盡相同,
鑲嵌的台座也需要職人一個個分別製作。
將寶石反覆安置在金的台座上不斷測試,才終於完成了鑲嵌著寶石的吊墜。


jewerly"


一件珠寶的完成,
是經過反覆測試才能得到的成果。


首先是切工。
為了盡可能呈現原石與生俱來的美,只能採用最低限度的切工。
對職人來說,不固定的切工可以說是以往從未有過的挑戰。
最開始,送到日本的樣品因為切面過多,只能不斷要求職人重作。
在不斷的嘗試中,職人才逐漸找到像這樣與寶石「對話」的方式,
成功做出每一件都閃耀著獨特個性的珠寶。


再來則是製作金的台座。
要做出不會遮擋住寶石的光彩、又能確實包裹住寶石的台座,
是非常耗費時間跟精力的,
職人一天也只能做出寥寥數個。


除了製作上的挑戰,另一個挑戰則是將珠寶送到日本。
COVID-19疫情在斯里蘭卡日益擴大,
為了維持社交距離,工坊製作珠寶需要花費比以往更多時間。
在無法順利生產的狀況下,說實話之前一直很擔心是不是能夠如期上市。


jewerly"


在日本與斯里蘭卡連線開會過程中,
職人不斷告訴我「別擔心、沒問題的」。


面對第一次挑戰,在安全第一的同時,
大家共同目標,是無論如何都要將成品送往日本。
雖然斯里蘭卡部分地區已經開始封城,
但經過大家努力,最終平安地上市了。


透過這件跨海而來的珠寶,我們彼此連結。
讓自身與生俱來的個性煥發光彩的Naked Sapphire系列。
在移動受限的此刻,如果能將這份可能性傳達出去,會是我們最開心的事。


► 快來感受Naked Sapphire獨特的商品設計吧!

世界唯一的光輝「藍寶石 Blue Sapphire」

2020/11/3

bag

來自斯里蘭卡-稀有的非加熱藍寶石

市面上有著鮮豔藍色調且沒有任何內含物的寶石,都是經過加熱處理而成。
雖然能確保每一顆寶石都能擁有同樣的鮮豔色系,
但是對MOTHERHOUSE來說,比起同樣的美,我們更在乎的是原石特有的個性。
每一顆濃淡相異的寶石,宛如夏日天空的溫柔透亮,又如同深海中的水波漸層盪漾。

不追逐同樣的美感,重視原有的自然色調,隨著時間生成的原石,綻放著神秘光芒。

bag

活用原石造型的切割技術-Singularity Cut

為了呈現原石最大的亮澤度,職人將原石研磨成數個面體,並使用爪鑲技術,讓寶石呈現立體樣貌,
搭配K金優雅的色澤,讓藍寶石在胸前閃閃發亮。

bag

天然石語 「成功」、「誠實」、「慈愛」

僅次於鑽石硬度的藍寶石,象徵『強烈的意志』、擁有高度的集中力與直覺,
抓住每一個機會,進而得到成功的果實。
在艱困的時候,也能充滿自信。

bag

使用顏色、形狀獨一無二的藍寶石。
※每一顆藍寶石皆不同,商品數量有限,建議前往有販售的店鋪挑選。
《微風atré南山店》
《台中勤美誠品綠園道店》

印尼產地的新發現,天然石 「Chalcedony」

2020/8/12

印尼的珠寶系列新作 — 「Akane 茜」 靈感來自於變化萬千,物換星移的天空,隨著天空顏色的轉換,將思念之情蘊藏在珠寶之中。


bag


目前,我們在印尼的工坊,延續了古老的傳統手工技術 – 細線金工,表現拉絲之美在珠寶上。 這次挑戰了稱為「Chalcedony 玉髓」的天然石新素材。 和MOTHERHOUSE至今使用的透明天然石有所不同,選用了色彩混濁的玉髓來製作。 「Chalcedony 玉髓」包含了綠色、藍色、黃色、白色、橘色等種類, 因為挖掘的場所和地質的不同,而有顏色或模樣的變化。 這次選用的是在印尼日惹附近,彷彿晚霞一般的橘紅色天空,具有溫暖色調的橘色。


bag


這次幫我們尋找原石素材的夥伴,就是在印尼當地擔任工坊負責人的笠原小姐。 讓我們一起來問問她,關於「Chalcedony 玉髓」的魅力吧! 從MOTHERHOUSE開始發展印尼的生產事業時,笠原小姐(照片右)和Eka先生(照片左)一起夫婦同心地,擔任印尼產地負責人的角色到現在。 與當地職人的溝通與新素材的開發,支持著珠寶製作的產線。


bag

 


Q:「Chalcedony 玉髓」是在哪裡開採出來的呢? A:MOTHERHOUSE使用的「Chalcedony 玉髓」, 從位於印尼日惹的工坊,開車需要三個小時的車程,(約100公里遠)往東會抵達一個稱為「巴芝丹」的縣市。 「巴芝丹縣」是一個被小山丘圍繞的城市,身在當地,會有進入原始時代的幻覺。 那裡也有許多鐘乳石的洞穴,也是很常發現化石的地方。


Q:竟然是能開採到化石的地方啊! 「Chalcedony 玉髓」會因為土壤中的成分不同,而顏色會有所變化,所以是一種很稀有的天然石嗎? A:其實「Chalcedony 玉髓」的開採不難,在印尼也有很多地方可以挖掘到這類的原石。 但是,想像著客人的心情後,經過我們的眼睛,一顆一顆地確認外觀和顏色,選取可使用的原石。 花費了非常多的時間調查原石狀況,經過嚴選的原石,每一顆都是充滿個性,令人喜愛的樣貌。 在成品的出貨檢查時,想像著客人興奮挑選寶石的表情,一方面讓我感到緊張,另一方面又期待著這些寶石們能與客人相遇的時刻。


bag


Q:原來如此!比起天然石的稀有度,確認每一顆原石最美的瞬間,眼睛也亮了起來呢! 對笠原小姐和職人來說,「Chalcedony 玉髓」這個全新的素材,在製作上有什麼特殊的意義呢? A:為了固定原石,從24K金熔製到10K金的纖細金線,從原石到成品的製作過程,都是在印尼當地完成,讓我們感到無比的充實感。 雖然在印尼可以找到品質較好或品質較差的珠寶商品,但使用當地的素材,加上高度的研磨製作技術,是非常少見的。 維持這樣的信念,製作出可以讓客人開心並喜歡的商品,對我們來說是非常有意義的一件事。 而這次因為使用新素材來製作成品,也提升了職人更高的工作動力,找到不同以往的成就感。


Q:很謝謝笠原小姐與我們分享。最後,請和客人說幾句話。 這次的「Akane 茜」系列,發揮了職人的最大限度,強調不同色澤與樣貌的素材魅力。 如果能讓客人感受到「哇! 太美了!」的瞬間,就是我最大的幸福了。


bag

全新的素材,您感受到「Chalcedony 玉髓」的魅力了嗎? 以印尼的自然景色,宛如夕陽染紅天空的優雅橘紅色調,搭配職人精練的技術,展現光亮的表面與柔和的曲線,在肌膚上更加顯色透亮。 搭配亞麻或棉質的簡約襯衫,也能光彩奪目。 「Akane 茜」的項鍊與耳環,讓您夏季的外出穿搭,更有不同的變化。


bag

【產地日誌】印尼工坊的現況 – 教學相長的手作過程 –

2019/2/1

從2015年開始,印尼的金工拉絲珠寶系列,已經成立第三年了。

在印尼古都”日惹“,
保有當地王室文化的傳統技藝「Filigree-金線細工」,
我們期望將這項纖細的珠寶技術, 交付給每一個喜愛MOTHERHOUSE的客人手中。

bag

從兩位職人開始的印尼系列,現在,增加了三位夥伴,是五位職人的團隊。

負責婚戒製作的MUGI先生

bag

負責金工拉絲系列的WARIYO先生

bag

製作胡桃系列的YANNDO先生

bag

逐漸活耀的年輕職人WIDODO先生

bag

擁有寶石鑲嵌技術的職人AGUSU先生

bag

然而,在2018年,五位職人的工作體制有了新的變化。

這對日惹當地的手工產業而言,也是一個巨大的挑戰。

職人們聚集在一個工坊裡,一同參與新商品的開發與製作。

bag bag

在這之前,職人們都是各自在家中,運用自己擅長的技術,從事珠寶的製作。

久久一次的集會時,有了這樣的想法..

「能不能藉由交流彼此的技術與智慧,創造出更好的作品呢?」

就這樣,建造了這棟屬於MOTHERHOUSE珠寶的工作坊。

印尼珠寶的日本負責人稻葉先生,
一開始還很擔心,擁有驕傲的技術與豐富經驗的職人們,
「一起工作後會不會發生什麼問題啊?」
「他們會不會發生爭執啊?」

有了這些疑慮。

但是,聚集在工坊裡的職人們,
「如果是我的話會這樣做喔!」開始了熱烈的討論。

bag

「比什麼都還喜歡製作珠寶這件事,所以想和大家分享自己的技術。」

即使遇到難解的問題,透過相互的交流與討論,
看到職人們積極合作的模樣,真是令人安心。

bag

今天,想和大家介紹的全新珠寶系列,
「Indonesia Meets Sri Lanka」

是日惹五位職人的技術和另一個珠寶生產國,
「斯里蘭卡的寶石」組合而成的新系列。

bag

集結在工坊裡的職人們,學習彼此的製作方法,
互相討教不明白的地方,經過多次的修正後,
完成了這次的挑戰。

負責Filigree的職人,透過純熟的手工技術,
將金線彎曲成理想中的形狀。

bag

負責打造K金素材的職人,製作吻合天然石大小的座台。

bag

互相幫助與學習,得到新的技術與自信,「做出更好的作品吧!」

bag

像這樣職人之間的技術交流,

「不僅可以延續百年的傳統,還可以衍生出新的技術。」

新系列的誕生,
是「印尼的技術和斯里蘭卡天然石的相遇」,
對「職人們來說是新的挑戰也是技術的結晶 」。

今後,也請大家為這五位職人們加油打氣吧!

bag

Filigreeflower系列特別頁面

bag

【產地日誌】外地駐員專欄的新成立

2016/6/3

bag

Namaste~~我是目前人在尼泊爾的田口。

新的駐在員專欄成立了! (拍手拍手拍手)
請大家多多指教。

請讓我再次的簡單的自我介紹。
我在2010年底於孟加拉駐點於孟加拉,隔年開始從事與尼泊爾事業相關的活動。
回過神來發現已是第五年 (年齡也快進入30歲的! 阿呀呀呀)
成為駐在員之前是在入谷店(舊本店)與新宿店從事銷售的工作。
現在回國時還見的到當時認識的客人是讓我最開心的事 。

駐在員的角色,根據不同企業的工作內容應該都不盡相同,
於MOTHERHOUSE來說,根據外駐的國家以及其事業內容,駐在員的工作內容也不同。
因此若要以一句話來概括「這就是駐在員的工作」是十分困難的。

但是目標都是一致的「在發展中國家創造世界一流品牌」

老實說,一開始的時候真的是無所畏懼(在外派之前孟加拉和尼泊爾都沒有去過)
過著只是埋頭苦幹的日子。
總之,從早到晚持續的品檢,遭遇無法想像的事件與困境,藉由當地大家一起溝通找尋解決的方法。
・・・就這樣度過了在外地的日子。
挑戰體力極限的事情也很多,換成現在的我一定無法持續與當時一樣的工作方式。

比起當時,現在會以更寬廣的視野,考慮販賣與生產兩端。
轉換成建立戰略並讓現場能夠確切執行為主的工作內容。
從單純使用意志力與耐力在當地活動的階段,迎向能夠思考全體商業活動的階段。
我了解自己還不成熟的部分,每天都過著嘗試錯誤並修正的日子。

從今以後希望透過這個地方,
可以把當地日常發生的事情,生活的樣貌以及介紹好吃的食物等,
將當地真實的風貌傳達給大家。
敬請期待~!!

【山口繪理子日誌-珠寶系列】挑戰18k金線細工

2015/12/17

在日惹,完全迷上了銀線細工。
還找到一位職人-瓦力歐。
新一系列的作品開始萌芽。
「你過去做過哪些設計呢?」
他給我們看了幾個
大約五公分大小的銀製胸針和青銅(已經生鏽變成黑色)髮飾。
「另外,最近幫附近的店做了這個。」
大多是線條很細的設計。
「哇~好細喔。」
對,的確是很細。以技術來說很厲害,
但形狀太具體讓人覺得反感、
而且對日本人來說size太大。
該如何讓他理解我的設計,我想盡各種方法。

一開始,先用0.2mm的筆在方格紙上畫出來。
「好小啊。不過可以試試看。」瓦力歐開始嘗試。
出乎意料,沒花多少時間就完成了。
「那下一次試試看這個?還有,這種你覺得如何?」
狀況好的時候,一天可以做出六種設計。
(當然,不包括拋光和細修。)
彎曲度的微小差異、尾端扭轉的感覺等等,
卻很難讓他理解,這點讓我非常著急。
於是,去批發店買了烙鐵、鉗子和鑷子
也向瓦力歐拿了銀和烙材。
「自己也動手做是最快的方法。 」
在孟加拉也是,不管有沒有經驗,
為了更清楚地傳達自己腦中的畫面,
「工藝設計」是相當重要的一環。
況且文化背景不同,即使以言語或圖畫來傳達依然很有限。

經過這段磨合,我們已經做出20-30個作品,
漸漸能和瓦力歐意見相通。
那是一段令人難忘的期間。
同時,我也產生了兩個新的目標。
第一個,想用黃金來製作線細工。
使用黃金的計畫成功之後,第二步想將作品設計的更華麗、細緻。
「瓦力歐~你看!這個很美吧!
我覺得如果用黃金來做的話一定會很驚人。」
「烏馬斯?(印尼話的黃金)沒用黃金做過耶。」
但他稍稍考慮之後說
「已經努力到現在了,邊做邊學試試吧!」
我問了才知道,貴金屬的世界有明確的階級之分,
順序是青銅→白銀→黃金。
使用黃金的職人少之又少,因為不論是技術難度或材料的價格
都和其他貴金屬層次不同。
在日惹,是一般職人很難進入的領域。

還沒正式開始,瓦力歐的太太就在附近四處張揚
「我老公要開始做金飾啦!」
這又是另一個問題....
「太太,請聽我說。企業當中有守密的義務。
從使用的材料到設計內容,
如果你不遵守規定我們會很困擾的。」
「????」 瓦力歐和他太太一臉茫然。
把事情分享給全村是他們的習慣,因為大家都會互相幫忙。
「我覺得...Warm heart和Cool head的平衡很重要...
雖然這習慣很棒,但工作終究是工作。」
和他們溝通的同時,我也告訴自己。
「我想找到平衡點。」
不僅為了他們的夢想,也為了商業活動的延續性和客人的笑容。
現在雖然是四散各處的碎片,
但只要繼續做下去,
就能找到點與點之間的連結吧。

今天是瓦力歐人生初次挑戰黃金的日子。
一次融太快,設計全毀了...
在那值得紀念的日子之後,經歷數個月的嘗試
終於完成了日惹第一件18K金線細工。
漸漸地,能順利焊接;
漸漸地,不只有粗厚的外框也能做出細密的圖樣;
漸漸地,細度更加精緻。
最後的挑戰,是把「size」變更小。
我喜歡華麗但像女孩的素顏肌膚一樣有清純感的設計。
只要我說「再更小一點!」
他就會碎碎念說
「就跟你說黃金要越重越好嘛!當然是越大越好!
難道你想看起來很窮嗎?!」
「・・・・・。」
價值觀的差異竟然如此之大...
「黃金阿,就跟貨幣一樣。發生甚麼事
要抱著逃走才行啊!哈哈哈!」他大笑著這麼說。
「我想做的是首飾。不是貨幣的代替品。
所以要表現出華麗又細緻的美感。
我想盡可能挑戰更小的尺寸。」
在這次之後,他不知道哀號了多少次「庫七魯!(太小了啦!)」
有時歡笑、有時也會起爭執,我們之間就像日惹鄉村的美麗夕陽一樣
自然又溫暖。

瓦力歐後來說了一句話「這樣的作品,客人會喜歡吧?」
即使微小,一點點溫暖就能成為改變社會的力量。
最後一張照片。
「我也想學學看是有多難、多細!」我走向瓦力歐的工作臺。
「真的小到看不清楚...彎彎曲曲糾結在一起了...」
瓦力歐大笑著說「你大概要花七年才能學會吧!哈哈哈!」
我只能不停冒冷汗...
這幾張照片
最能訴說我們在日惹所經歷的故事。

Jewelry Jewelry

【山口繪理子日誌-珠寶系列】職人,你在哪呢

遠離市中心,開車前往鄉下地區
只靠到處打聽來尋找,就連我自己也覺得這方法很異想天開。
在這時間點,根本無法思考jewelry的發表日期。
訪問村子很多次、掌握幾個確實的情報後
感覺距離目標越來越近,
我們找到一個小村莊。

Jewelry

那裡真的很小,
沒看過的車子在路上跑,讓我緊張起來。
從這裡換騎機車。
去加油站買飲料時,問了一下路。
「前面右轉然後再左轉,到那邊再問一下就會到了!」
「太好了!」結果後來騎了20公里
到達一個平凡無奇的小村子。
只好賭賭看,再度去詢問了。
看見村子口有一個建築物不斷有人進出
我們很好奇那是什麼地方,
一看,似乎是一間大型銀鋪流通所。
回去的路上,剛好跟在一個男人後面。
他發現在後面騎著機車的我們。
誤以為自己被跟蹤,所以表情變得很差。
我們只好經過那名男性家門前,
不得不在田間小路上大迴轉(苦笑)
然後再一次經過那男性的家,走向該走的路...
那不舒服的視線,到現在還是忘不掉。
後來我們隨意進入另一條巷子,
看到一間像是農舍的房子,終於找到銀職人的家!

「啊~找到了!!」
雖然情緒很興奮,但在談話中發現
若不是老手,一個人進行全部的作業是很困難的,
才知道銀職人的世界裡已經有一套既定的分工。
總覺得又回到原點,很沮喪。
那位職人彷彿看穿我們的心思
並說要向我們介紹另一位職人!
我真是太驚訝了!
很多人會為了擴張自己的事業而選擇隱瞞
而他竟然主動推薦比自己更厲害的專家,
讓我開始感受到
在這塊土地上一同創造共同體的意義。
他說隔壁住著一位手藝很好的職人。
我們心情激動地前去拜訪。

他給人的第一印象很善良、是面帶微笑40歲中半的人。
在自家的一角有工作室,沒看過的工具散布在桌上。
看起來很穩重,但談到銀的話題時眼神稍有改變
我能感受到,他似乎也有想挑戰的心情。
他說「或許能一起創造出什麼!」
展現出積極的態度,
他的名字叫「瓦力歐」。
次日,我們和瓦力歐的jewelry製作就開始了。

「你過去做過哪些設計呢?」
他給我們看了幾個
大約五公分大小的銀製胸針和青銅(已經生鏽變成黑色)髮飾。
「另外,最近幫附近的店做了這個。」
大多是線條很細的設計。
「哇~好細喔。」
對,真的就是很細。
卻沒有展現出那個細度應有的特性。
首先形狀太具體、很不耐看。
而且,尺寸還是太大。
要先克服這兩點,我們的作業才有辦法開始。
「好小...」「工具穿不過去...」
他雖然一邊碎碎念,但都一步一步照我們說的當場修改。
不過尺寸太大的問題,是因為文化的影響。
他們認為「大>小。飾品要越大越好。」
但是日本人的喜好是「要纖細、不經意的裝飾才漂亮。」
真的天差地別。

瓦力歐努力地把作品尺寸縮小,
但每當我跟他說「再更小一點!」
我們就會開始爭論「小的才漂亮!」
透過製作過程了解文化背景,
並找到兩個文化相遇時所產生的火花,
希望能將優點完美地融合。

銀製、小巧的尺寸、充滿生命力的作品
漸漸一個一個成形。
第一個是項鍊。
每個作品我都會試戴給瓦力歐看。
「巴古斯?(好看嗎?)」
「巴古斯!」 雖然只能簡單對話,
但在製作過程中,內心開始產生共鳴了。

Jewelry

【山口繪理子日誌-珠寶系列】用線做的珠寶??

在街上和土產店走了好幾回,
最後找到的就是
「銀線細工」(Filigree)。
這是在第一家土產店看到的
大型的項鍊。

Jewelry

這是使用鍍金銀線做的
人力車模型。

Jewelry

非常精密、細緻,
我在亞洲其他國家從來沒看過。
「這個叫做Filigree喔。」
「Filigree?」
「總之,是把銀做成細線、做出形狀,
將其焊接、組合成型的一種珠寶工藝技術。」
日文是「銀線細工」。

最初看到時,讓我想起斯里蘭卡的紡織品。
只是把紡織的線換成銀。
如此細緻的技術機器絕對做不出來,
我一瞬間就對她著迷了。
經過了解,
這是日惹王國文化流傳下來的傳統工藝。
王宮時代,銀匠為了獻上貢品而競爭改良,
並做成各式王冠、髮飾。

如果只是這樣,斯里蘭卡也十分出色
但差別在於,那是「小於1公厘的線製作而成的工藝品」。
在日本或其他亞洲國家的銀細工,
幾乎是以「雕刻」「鑄造」為主。
只要製作模型就能大量製造,
少有瑕疵且效率高。
但印尼的銀細工是從「一條線」開始,
粗細大約0.2mm-0.6mm的金屬絲
將它扭轉、彎曲、焊接來做出形狀。
(原來如此...原來是印尼特有的技術,
應該要再調查仔細。)

『這種珠寶工法從古代埃及文明時期開始,
數千年當中傳到世界各地。
但現今,職人減少以及「雕刻」「鑄造」等可大量生產的技術影響之下,
在歐洲是被分類為古董珠寶(Antique jewelry)』
這是埃及的古董Filigree手鐲。

Jewelry

「瀕臨消失邊緣的傳統技術...」
不只這回,過去在發展中國家覺得
「真不錯」的東西,
也幾乎都快失傳了。
有很多響應救援瀕臨絕種動植物的團體,
但傳統技術卻沒有。
我常常覺得這個現象很怪異。
但手工藝會衰退,
製作者身上有很大的責任。
看著商品,
我認為原因有很多。
首先,因為是銀的材質,
多多少少會生鏽、變色。
另外,尺寸太大,
如果在渡假地的氛圍還可以
但在日本絕對無法使用。
而且形狀太具體很難搭。
而且設計本身有點...。

會讓我覺得製造者本身就有問題的原因是
即使每家店都去逛一逛,
但賣的東西都一模一樣。
因為長時間,沒有改革創新。
當初在孟加拉聽過的「設計,就是抄襲!」
這句話出現在我腦中。
但是,我認為只要有了這項技術和材料,
一定能做出很棒的珠寶作品。
當初在孟加拉找到「Jute」時,
也是這種感覺。
(去做就行了。)
於是開始在村子裡尋訪職人。

(未完待續….)

【山口繪理子日誌-珠寶系列】一步、一步

調查了一下,Jogjakarta(日惹)並不是雅加達(苦笑)。
從雅加達要搭一個小時的飛機。
是爪哇傳統藝術的中心地,蠟染和皮影戲的技藝相當有名。
以皇宮為中心發展起來、曾經是臨時首都
一個相當古老的城市。

「原來如此~藝術的中心地。因為皇宮相當繁榮
很多貢品、或是傳統工藝的職人都保留到現在了。
難怪『蠟染』職人會在日惹。」
我自己下了結論。
「走吧~出發!」

2015年1月。
我帶著相當輕鬆的心情,
到了日惹。
往日惹飛機上的日落,
很絢爛。

Jewelry

日惹的街道很小。
機場也比日本石川縣的小川機場小很多。
我去發展中國家會做的第一件事
就是在街道上散步。
總之就是多看、多和人們對話。
漫步在街上,親身感受到「真不錯」
「好漂亮」等等是很重要的。
晚上的攤販。
日惹的椰子料理,
前兩三天真的很好吃!!笑

Jewelry

每天走在街道上,
可以了解這個國家所製造的東西、材料是甚麼
是什麼樣的人在製作,
尋找「roots(起源)」。
當然,首先從蠟染職人的工廠開始。
但那充其量只是個「家」而已。

Jewelry

參觀生產過程。

Jewelry

而且也自己動手做!

Jewelry

認真的在蠟染材料上
畫上MOTHERHOUSE的LOGO(笑)
(可是真的很熱!)
我訪問了正在做蠟染的女性。
「你是怎麼開始接觸蠟染的呢?」
「我本身就對藝術有興趣,煩惱著要不要去美術學校,
但還是覺得有一份工作比較好。」
像這樣,很現實地決定未來道路的理由。
也有很大的參考價值。
在製作過程中,可以非常純粹地
看見當地人們的情感、存在的價值。
將鏡頭轉到街道上。
下一個主角是「瓦器」。

Jewelry Jewelry

這裡離爐子很近、溫度非常高
但大家還是很努力做事,而且大多是女性。
我對她們強烈的眼神
印象十分深刻。
最後進了一家五金商店。

Jewelry

販賣金屬絲、銅板等等,
果然能當作很好的參考。
「這是錫嗎?這是鋁的吧?用在哪裡?
還有更薄的嗎?」
即使現在覺得無關緊要的事情
也都會問得很仔細。
因為不知道靈感會從哪裡出現
所以不管甚麼資訊,都不會是沒用的。
肚子餓了。
再次來到路邊攤。
我很常在路邊攤吃東西。
因為可以看出一個國家的文化。
飯店、餐廳其實都差不多,看不出什麼東西。

Jewelry

「布拉帕?!」(多少錢?果然最先學會怎麼問價錢~笑。)
「今天也是50元~!」
隔天來到一家賣黏著劑的店。
「這是哪裡進口的?」
「可以用在布上嗎?木頭或金屬呢? 」
「一公升多少錢?」
Jewelry

比孟加拉還有殺價空間...
比起歐洲地區果然亞洲這邊比較厲害...
(筆記)
最後也讀了當地有名的詩、歌
和古代的文獻等等。
在文字中最能看見,這塊土地的人們所擁有的精神和想法。

Jewelry

這裡寫著,
「能看見真是太好了、我們的土地能變得茂盛。
沒有白費、我們的努力。」
與自然共存的價值觀、
建立在村里基礎之上的國家,
透過閱讀這首詩,
漸漸變得想要更了解。
製作手工品沒有捷徑,
如果不去理解當地文化
根本一點意義都沒有。
這些日子中,我找到了一個答案。
是一種叫做Filigree的銀線細工。

(未完待續….)

【山口繪理子日誌-珠寶系列】印尼,啟程

這個連載紀載的是,從10月下旬開始
印尼手工藝品「JEWELRY」的紀錄。
除了我(山口)以外預計會有其他共同作者,
但初步是我來負責。


我跟印尼的緣分,要從10年前說起。
我那時在孟加拉讀研究所。
「以後要怎麼辦...。」
身為學生的我很擔心未來的出路,
去柬埔寨、泰國
四處閒逛,只是各地流浪。
這段時間也去了印尼,
參觀睡衣工廠(笑)。
(只記得當時覺得大型洗衣機很厲害)

在那之後經過了4、5年,
我成為了MOTHERHOUSE的代表,
出席在雅加達舉行的世界經濟會議。

當時和尤多約諾總統會面了。
他說想增加印尼工藝品輸出項目。
但當時為了孟加拉工廠已經很頭痛了,
因此我對發展印尼的餘力是零。
「總有一天,一定。」內心下定決心。

2015年。 閒暇時,在網路上認識了一位印尼的職人。
只要一有時間,我就會尋找
世界各地的手工藝職人。
在這當中,有一位製作蠟染的職人
曾經直接寄樣品給我。
剛好遇到我有空的期間,
就表達想去他的工作室參觀。
「隨時歡迎」他回信。

「太棒了~出發!新的地方、好開心。」
滿心期待的我開始調查地址。
螢幕上顯示著「Jogjakarta」。
「Jogjakarta?在雅加達附近嗎?」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