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口社長日誌

第 1 頁 / 共 4 頁1234

【山口繪理子日誌】道路

2018/6/11

bag

文/山口繪理子 2018.05.11

「印尼爪哇到中部的默拉皮火山,於5月11日上午七時半(日本時間九點半)左右,發生蒸氣噴發。據國家防災廳指出,煙雲從山頂噴出,最高達到5500公尺。」

早晨,幹勁滿滿地到達工房的時候,被這個新聞嚇了一跳。

工房在一個小時過後,因為白色的火山灰飄散的緣故,
關上窗戶並帶起了口罩。

在看著飄舞的白色粉塵的同時,
「為什麼是今天啊~」我忍不住憎恨起自己的倒楣。

值得慶幸的是,飛灰稍微平息後,機場也在傍晚重新開放,
然而,依舊度過了喉嚨痛、皮膚也有些刺痛的一天。

不過、不過,今天,儘管是在這種隨時可能再噴火的狀況下,
邁出了很大的一步。

在這個自社工房,組成了工匠小組。

聚集在這裡的是Agus先生、Mugi先生,以及
花了一個小時以上、在這樣的日子從山上趕過來的職人Yanto先生。

這個偉大的目的,是希望集結各個職人的技術,
做出以前無法完成的作品。

今年冬天,我決定了明確想要做出來的東西。

為了實現這一點,不得不跨越一個相當高的門檻。

大家如果不嘗試新的挑戰就無法做到。

職人先生們,以前雖然有彼此見過一次,
卻沒有通過製作商品分享彼此的技術,
沉靜的Agus先生和Yanto先生甚至沒有好好說過話。

MOTHERHOUSE在日惹的生產方式是,
我們會派車前往各個職人各自的住處兼工房,
活用各個職人特有的風格,做出相應的作品。

然而,從現在開始,如果不超越個人、進一步提升等級,
面對更大的挑戰的話,就無法迎向世界。
我是這樣想的。

為了這個目標建造的自社工房非常棒。
木造的、屋頂上寫了「MH」。
(大家,是不是比較想在自家製作、
會願意集合在一起嗎?)

懷抱著不安的想法的自社工場,
終於到了真正啟用的日子,也就是今天。

昨日第一次放了三個工作桌。

Agus先生來得最早,在一張工作桌上放好了自己的工具。

然後組裝了自己的燃氣管道,開始準備作業。

大概在這個時候,Yanto先生到了。

Yanto先生是團隊裡最單純,和Agus先生及Mugi先生這類「城市人」角色不一樣的「鄉村人」角色。

帶著笑嘻嘻的表情,走到嚴肅的Agus先生那邊,
說著「早安」地伸出了手。

輕輕握手後,兩人突然一邊擦著桌子,
一邊開始了技術性的對話。

「這個是昨天試作的成品」Yanto先生這麼說。
Agus先生開始了非常詳細的指導。

對於初次聽聞的內容,Yanto先生說著
「請給我紙和筆!」
全部記下來了。

接下來,這邊告一段落後,換成Agus先生說
「這裡進行的不太順利。」
開始向Yanto先生學習他的技術。

兩個人,如果不互相分享彼此的能力,
就無法完成接下來的新作品。

Yanto先生對Agus先生做出來的成品,
這次則是說著「還可以吧」,變得稍微強勢一點。

兩人的樣品製作,因為太新鮮了,
暫時沒有太大的進展。

Yanto先生坐在最中間的位置,
如果有不懂的地方就問坐在前面的Agus先生。

Agus先生也是,時不時會回過身詢問Yanto先生。
就在這個時候,一台腳踏車停下來了。

「唉呀呀~」一邊這麼說著,
走進來的,是首席職人,堪稱長老的Mugi先生。
負責婚戒的他,有著比其他人更高的技術,
Agus先生是Mugi先生的大弟子。

另一方面,和Yanto先生則是第一次合作。

「喔喔!Agus,進行得怎麼樣啊!」
一邊招呼,一邊看著他有點不習慣的手勢露出了笑容。

和Yanto先生稍微交談後,Mugi先生才說。
「我今天只是來交作業的喔。」
Mugi先生把昨天拜託他的樣品拿給我看。

「嗯,謝謝。順帶一提,
今天還有一個要求,在這裡稍微做一下吧。」這麼說了
「現在?這裡?」

Mugi先生比其他人更堅持使用自己的工作桌、自己的工具製作作品,
所以非常猶豫。

然而,「只有一個的話還好」
我們拜託之後,
他一邊「哎呀呀」、工具在哪裡、等
這麼說著的同時開始了準備。

就這樣,擁有不同技術的三位職人,
第一次在工房開始了作業。

我讓三種不同的模式開始運行,
看看各自的進度。

大家的手法都不一樣,製作的方式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的。

Yanto先生說。
「這麼難的東西我沒聽過啊!!
和目前為止的根本不一樣啊!」

Agus先生也抱著頭默默地持續作業。

然後Mugi先生,儘管是最晚開始的,
卻是最早做出新模型的,
並且開始支援Yanto先生不懂的地方,
還把不夠的素材抽空做好了。

回過神來的時候,太陽已經偏西了。

「明天也拜託了。」

這麼說了,大家都回答OK。

Yanto說。
「雖然很辛苦,還是希望能順利完成。」

單純的他與單純的話語,
有著觸動內心的地方。

更讓人高興的事是昨天。

在Agus先生的住處製作樣品時,
總是很安靜的Agus先生一邊流汗一邊說。

「雖然是自己沒有嘗試過的事,能夠有機會體驗真的很感謝」。

這邊才覺得感謝呢。我想。

為什麼這麼說,是因為後來才知道,他自己一個人
在我們委託新品的製作之前,
就已經開始努力學習Yanto先生和其他職人能夠做到、
自己卻還不會的技術。

證據就是,上手的速度很快,
從這個階段來看,聖誕節的時候可以對Agus先生抱持很高的期待。

在日惹這個平穩的所在,
對於是不是該「維持現狀」就好,
我以前一直煩惱著。

非常的平和,即使什麼也不做也會有紀念品店來的訂單。

在這之間,突然出現的我們,
是不是造成了一些混亂呢?

有句我時常會想起的話。
我在華盛頓的國際機構的時期,覺得建設學校是正確的事情。
在孟加拉聽到了這樣的話。
「學校建成的話,我就必須離開這個地方。」
「不讓孩子去學校的父母,會被孤立。」

我經由這個經驗,不再認為事情是絕對正確的。

追求絕對正確,也找不到所謂的絕對正確。

但就算找不到答案,人生這麼長,比起悲觀地退縮,還不如積極地繼續前進。

「那最重要的是什麼?」

我的答案是,找出「適合自己的」的道路持續前進。

日惹也是,
「只要有機會,有想努力的人在,
是不是實際上就能夠做出更多的事呢」這樣
相信自己的想法,提供設計的同時也提供給可能性開花的機會
能做到就好了。

被名為拉絲的線細工獨特的纖細感強烈吸引,
將至今為止都是銀製品的東西轉為金製品,
開始了MOTHERHOUSE Jewelry。

暢銷的商品、不暢銷的商品、
回應逐漸增加的客戶的聲音,
開始了婚戒的製作。

本來只有兩位的職人現在擴增到五人。
Mugi先生也受邀前往日本,在客人面前實際製作。

在各式各樣的成果中,
今天,是對雖然不知道正不正確但是適合自己的道路
「啊啊、說不定不錯呢。」這麼想的一天。

自社工房開工,值得紀念的一天。

即使現在會經歷成長的痛苦,
一定一定、相信在打開新的門的同時也會有所收穫。

回應設計師要求的職人。
活用職人技術的設計。

希望彼此相乘之後,能夠給客人帶來新的樂趣。

2018年的聖誕節,
期望在這個日惹種下的新的種子,即使再小也能順利發芽。

bag

Agus先生(左),Yanto先生(右)。

bag bag

【山口繪理子日誌】薪酬制度

2018/5/16

bag

文/山口繪理子 2018.05.03

最近在生產的過程中,持續討論到了印度的薪酬制度。
其實我覺得薪酬制度,和設計感覺有點像。

人和素材雖然是不同的,但怎麼樣安排才能使素材=人發揮出最大的光輝、
在舒適安心的狀況下發揮自己最大的才能,從這點來看就有共通之處。

然後,最終目標是獲得利益的同時,變成能夠給大家帶來更美好的未來的工廠。

在不同國家,工作的動機、價值觀都有所不同。
更何況,在不同的國家,我們生產的商品也不同。
在這點上(想達到上述的目標)就更加困難了。

但某方面來說,不論制度或是設計,其實簡單就是最美的。
美麗的東西,誰看了都能接受,萬一有什麼狀況,也能夠承受得住。

什麼是不必要的呢?
從什麼角度看會有問題呢?
我覺得設計跟經營果然是有相關。

想做出好的東西,
就想要找好的人才來製作,
想要吸引好的人才來,
就需要提供好的環境。

遇到困難的時候,雖然會忍不住有「真是~該怎麼辦才好~><」這樣軟弱的想法,
但也因此處在可以理解兩方的立場上。
製作作品是珍貴而讓人開心的,直到今日,我都還深深感受,並且相信著這點。

在印度,我有很多遇見手工職人的機會,得到了無限的刺激。
每次遇到職人們,就忍不住想「啊啊、又有新角色了~」。

之前認識了製作和服腰帶的職人。
「我很了解日本的品味。」他說出了這樣的豪語。
「嗯,但是啊,日本人也有各式各樣的呦。」我回道。
因為這樣說,得到了職人先生帶點質疑的笑。

大家都有不一樣的生活方式,各自值得誇耀的地方也不一樣,
但我果然最喜歡的,還是透過手工生產來討生活的人們。

因此常常不經意地就會看起手來,
會想,明明在用很細的針,為什麼是這樣大大的像男生的手呢。

各式各樣的手彼此交疊,把世上本來沒有的事務變成可能,
每天都是這樣緊張緊張、刺激刺激,讓人心跳不已的日子。

bag

【山口繪理子日誌】關於發展中國家的繪本

2018/3/21

bag

文/山口繪理子 2018.03.18

上周六在上海參加喀什米爾展覽會後,
週日在台灣有一個盛大的活動。

從小就喜歡畫畫的我,
沒有去學校或者不能去學校的時候,
在公園,自習教室或是上學的路上,
都能利用時間畫上幾筆。

除了風景畫、自畫像,甚至是小飛俠彼得潘,
我總是有很多畫畫的靈感。

畫畫的時候,真的感到很自由。

在學校有不想看到的人,
或是今天陷入低潮的自己,
擔心和不安在胸口鬱悶的時候,
只要拿出畫冊或筆記本隨手一畫,
對我來說,就像是得到救贖一樣,
可以畫畫的感覺真是太好了。

出社會後,雖然是和MOTHERHOUSE無關的內容,
我還是把隨手畫的紀錄集結成一本書。
(只印一本的費用真的好貴啊!汗~)

幾年前,我受邀參與NHK節目「你好!前輩」的演出,
小學六年級的小朋友對孟加拉的刻板印象總是發出
「好可怕喔!」「好窮困喔!」的驚嘆聲,
但當時我聽見了:
「他們竟然可以製作這樣的包包?好帥氣啊!」的聲音。
所以,我希望能透過「繪畫」這個方法,
向孩子們傳達更多事情。

MOTHERHOUSE在做的事情說起來可能有些冗長,
用文字表達也會顯得艱澀。
就這樣,我開始持續用繪畫記錄在生產地的生活,
與製作物品的過程。

與一位協助我著色的朋友-吉森先生,
一同完成了孟加拉、印尼、尼泊爾的繪本。

比日本還早一步的,
在上週日於新竹店舉辦了繪本的展覽會。

大型的購物中心裡,
用三座櫥窗展示了孟加拉的繪本故事。
活動中盡情的在畫圖紙上著色的小朋友,
與繪本主角烏齊&馬西莫一起拍下紀念照片。

TE TE TE TE TE TE TE TE TE TE

即使閱讀了孟加拉的故事,在黃麻袋塗上顏色,
對小朋友來說「孟加拉」可能還是一個很遙遠的國家。
但是藉由這個「與發展中國家相遇的機會」,
哪一天等他們長大了,
說不定這個深刻的相遇還能留在他們心中。

以社會組織為理念的MOTHERHOUSE,
在今年即將展開更多的計畫。
免費提供繪本給小學當作課後書籍,
實際造訪學校與小朋友近距離的交流等具體內容,
屆時也會在官網與大家分享最新訊息。

「我們想做的東西是什麼?」
「是為了什麼而做?」

在設計與販售每一個系列時,我總是懷抱著這個想法。
藉由MOTHERHOUSE提供這樣的機會,
透過物品傳達世界的多樣性,試著拉近與世界的距離,
雖然只是小小的一步,但我們仍踏著自己的步伐前進。

謝謝台灣的大家完成了這次的活動,
我從中得到了許多啟發與學習的地方。

以及活動中參與畫畫的小朋友們,
讓我看到了更多的創意與可能性。

願這個誰都不能摧毀的可能性,
化成一雙堅毅的翅膀延伸到世界各個角落,
而現在我們可以做的,
就是一步一步的朝著目標前進。

【山口繪理子日誌】烏齊·配合度·地區戰略。

2017/9/22

bag

文/山口繪理子 2017.09.18

“烏齊”是我從很久以前開始描繪的一位女孩。
常常會被問是不是我本人,其實並不是這樣的。

烏齊是能成為我精神支柱的堅強女孩。
從小學時我就好喜歡畫畫,不管在何時何地我都持續著繪畫。
不管是在移動時,半夜,在咖啡廳。也曾經在公司的股東大會覺得無聊時,
被發現在筆記的邊角畫了一隻兔子造成不小的問題。

烏齊的確是由MOTHERHOUSE產生的,一開始烏齊的誕生並沒有任何明確的目的。

一開始也沒有帽子,而最初的烏齊表情也更為豐富,
但畫著畫著就變成了現在的烏齊。

但是關於烏齊個性則是最一開始就決定的。
(烏齊是非常膽小的)雖說也沒有要公告給誰,但就這樣決定了。

(正因為是膽小而內向的烏齊,唯一的朋友就是馬西莫
因為烏齊不太說話,因此平常時嘴巴是沒有畫出來的。
烏齊有尖尖的帽子,衣服則是A Line的及膝洋裝。
不管是人類或是動物,不分性別與國籍,烏齊都以平等的視角,而所屬地則是地球。
雖然膽小,但伴隨著強大的正義感與好奇心出發到全世界旅行。
而馬西莫則具備規劃能力與邏輯性的思考能力,是烏齊最重要的夥伴)

偶而也會根據不同的故事,讓其他的角色登場
例如擔任DJ的狗太郎,鴕鳥辣妹們與貓頭鷹老師等等
個性內向的我 假日為貓頭鷹老師的這個角色上色成為了我的期待。
上色時一邊編寫完成故事,選擇紙張後製成繪本當作紀念。

給母親看後,得到了「好可愛!」的稱讚,「那就送給媽媽吧。」總是這樣的互動。
畫圖以及插畫總是陪伴在我生活中,總是能讓我在充滿壓力的日常中,感受到短暫忘卻煩惱的幸福,因此我十分感謝烏齊。

在這之前,烏齊偶爾會在我演講會場配發的書本中的“書籤”等地方登場。也曾以11週年的角色登場過,但是並未被認真地討論過。

但是在幾個月前,在孟加拉出差的時候從台灣來了通國際電話。

「台灣想要強打烏齊這個角色,可以嗎?」

希望更融入當地,成為顧客愛用的品牌,不是模仿日本的做法而是走出屬於自己的戰略,而這個答案就是「烏齊」。

「耶?烏齊?烏齊在日本並不是主要的角色,可能幫不上什麼忙喔。」
我這麼說道。

「但我覺得在這個地方是很有可能性的。」
由長年住在台灣的區域director松岡口中說出,覺得很有說服力。

「那、具體來說?」

「想要做出一比一的實體、烏齊的身高是幾公分呢?」

「恩、烏齊身高是120cm。」

「了解。」

隨著這樣的對話應對,時間上也逐步接近台灣的Thanks Event,
於是我在前幾天抵達了台灣。

抵達了台北市中山本店。
店舖的內部則是辦公室。
「你好〜」(中文)

這陣子在名叫Cambria宮殿的日本節目登場的緣故,變得十分忙亂而感到疲累。
抵達台灣的辦公室後,就發現大約高120cm被布幔覆蓋的物體。

「這個、、、該不會是。。」

「是的。」滿面笑容的松岡。

所有疲勞一掃而空、變得好興奮。
身上的背包都還沒放下來、慢慢地掀開布幔。

有做出腳很細的特點。

TE

「心跳好快!!」

然後登場的是~烏齊〜!!!!

TE TE

在那裡的,是一直支持著我的
面無表情、但眼色堅定的烏齊,不受外部事物影響安穩地佇立著。
大約2.5頭身的比例,
背著紅色的後背包,
鞋子也是紅色的。

小小的眼睛間距有點開,看起來就像以純粹的目光凝視著眼前的人。
洋裝裙襬的搖曳感,而包包的曲線也是,看起來比一般的人物角色更具崇高的個性。

飛奔過去抱住烏齊的當下,我忍不住想。

「終於誕生出來了呀。」

自己上電視已經是很不可思議的事了,但這件事更加不可思議。
能想像嗎?之前畫在筆記本上的人物,居然能化為實體出現在眼前。

然而,居然還有一個更大的驚喜。

我至今已經畫了很多本烏齊的繪本,其中有一本叫「裝滿夢想的包包」,講述在孟加拉創業時期的故事。

曾經也試著在日本出版,但不知道是不是不符合顧客的喜愛,最終胎死腹中。

但這一次,中山店規劃出了一半的空間,舉行了這本繪本的原畫展。

TE TE

「…做成這樣真的沒問題嗎…」

最開始當然很開心,但隨著活動開始的時間逼近,
我開始擔心這樣安排是不是不太好…心裡非常的不安。

下午兩點。

Thanks Event開始了。
「我們來介紹新夥伴!」
這麼說著,在租來的電影院裡,獨自沐浴在聚光燈中的是120cm的烏齊。

伴隨著熱烈的掌聲,活動結束後,烏齊被大家抱著,成功地完成在台灣本店的第一次工作。

在店前凜然站立著的烏齊。
等著和烏齊拍照的隊伍排了好長!
更驚人的是,連沒打算進店的客人都擺出了和烏齊一樣的姿勢,和烏齊一起拍了照。

TE TE TE

最後連比烏齊還小的小朋友都很有興趣的樣子。

TE

原畫展的部分,看到了媽媽帶著小小孩仔細地解說孟加拉的故事。
嗯、嗯地一邊點頭一邊看畫的家庭,給店裡帶來了溫馨的氣氛。

TE

活動之後,我想烏齊應該有點累了。

接著開始了檢討會。

有一個Staff這麼說。
「大概是因為烏齊太可愛,準備的時候也莫名地很High,超開心。」

我總覺得這個回應的背後有一個本質。

最後,感覺整體的“配合度”變好了。

配合度真的很重要,
因而有了做事的節奏與氣勢。

也是現在在日本MOTHERHOUSE討論度很高的關鍵字。

能夠創造出團隊氛圍與配合度的人似乎有限,
一昧努力的人容易變得太過認真嚴肅而硬邦邦的。

在我周遭能創造團隊氛圍的最強的人便是山崎大佑。
創業以來,靠著這一點,團隊變得士氣高昂、渡過了無數難關。(笑)

看30間店鋪的團隊就知道,「良性」的配合度和店裡的溫度感與客人的停留時間是成正比的。

從這點來說,由「烏齊」而生的意義是很大的。

因此,讓烏齊得以化為實體、創造出這樣的團隊配合與氛圍的中心人物松岡和台灣Team真的是很棒的團隊。

不僅得到了很多的勇氣,即使失敗也要勇於嘗試新事物,得到了很多以現在來說很正向的收穫。

「最開始聽說要做等身大的烏齊的時候,還以為是說笑。沒想到居然是認真的…」

不是,既然決定的話就要做到不是嗎。」離別之前,Machan(松岡)這麼說。

團隊配合度的轉換與呈現。
台灣唯一的一位Area Manager叫Yoyo。

問她「最近怎麼樣」的時候,得到了「以現在的團隊,一定沒問題的。」得到了這樣肯定的回應。
我覺得這一切都得到了證明。

追加補充,新作Kazematou在台灣也有突破性的成績。

宣傳與產品的成形,同時也重整了團隊腳步的台灣,
或許還需要一點時間,但我相信一定會有好的成果的。

最後照例放上一張照片。

TE

【山口繪理子日誌】秋冬新作-風盈

2017/8/24

bag

文/山口繪理子 2017.08.21

今天,想和大家分享2017年秋冬新商品的設計。
設計主題是「kazematou —風盈—」。

正因是部落格,想在這裡分享平常用言語無法完整傳遞的設計背景。

當我創作每一個新系列時,幾乎都是以「自然」為主題。
而靈感來源大多是發展中國家的自然景色,
這次的風盈系列是走在高樓大廈林立的東京街道,
抬頭看到天空的瞬間發想出來的設計。

「這片天空是和孟加拉的天空接連在一起的吧….。」

「這是理所當然的吧 !」雖然會有這樣的回應,
但對當時開始製作這個商品的我來說,卻不覺得是理所當然的事情。

其實在去年7月,由於孟加拉的恐攻事件
使我不得不暫時避免前往孟加拉,因為這樣,商品開發的心情和環境也有很大的轉變。

在這個培育我的國家,日本人也成為了攻擊的標的,有種難以言喻的難過。

然而,站在公司經營的角度,新商品的上市流程,
開發的速度和品質等都不能有任何差錯。

我們臨時租借了一間工作室,從公司走路5分鐘的路程,
放置了2台縫製機和1台製革機。

但是想要剪裁紙板時,我的手卻怎麼也動不了。

kazematou

發生了好多不順利的事情,
2016年末,孟加拉的廠長孟因先生因為政局不穩,
考慮到家人的安全,離開孟加拉移民到澳洲。
(相片右邊是孟因先生,左邊是馬穆先生)

kazematou

對我而言,孟因先生就像是孟加拉的英雄。
在工廠裡的孟因先生就好像公司社長一樣,
而我就是作為公司底下的設計師一直工作著。

朝會的時候,他總是像發號司令般說 「為下次的出貨繼續加油吧!」
我也不由自主與工廠的大家異口同聲地回答「Yes Sir !」

對我來說,他就是大家的精神領袖,
而他,就這樣離開了。

「我不在也沒問題的。現在的MATRIGHOR可是很強的。」

其實我一點也不想聽到這些話。
開什麼玩笑啊! 我甚至這麼覺得。

但是,因為很喜歡孟因先生的我,用笑容目送他離開了。
在品牌建立的第10年發生了這樣的事,真的很痛苦啊!

成立10年的品牌的生存機率好像只剩6.3%。

只有在這個時候,通常不會在意的的數據也開始變得在乎了。

(沒有力氣了….。)

漫無目的的走在銀座街道上的時間變多了。
其他品牌的新商品映入眼中,都覺得「算了啦」的我,
抬頭望著天空。

kazematou

「人真的很不可思議啊!」在那個時候,
我站在大樓林立的街道上仰望天空的形狀,
「這形狀好像很有趣耶!」我想著。

擷取下來的輪廓。

就在那個時候「a piece of sky….」
從腦中浮現出的單字,這片有如幾何圖形般不可思議的天空碎片,
如果用這樣的輪廓可以做成什麼形狀呢?引發我的好奇心。

就在這個時候,從街道的隙縫中吹來徐徐的風,
讓我印象深刻的,是一陣非常清爽溫柔的風,
和當下意志消沉的我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在那個時候「啊!我想要成為這樣的一陣風。」

返回工作室,我肆意的裁剪布料,
趁著記憶還溫熱的時候,焦急著進行著。

雖然我也不知道會做出什麼樣的東西,總之又剪又縫的,
從這樣凌亂的雛型開始了設計。

kazematou

經過好多次的試作,完成的是像這樣的後背包。

kazematou kazematou kazematou

縈繞在風中的輕快感,用自然的樣貌前進吧!
困苦的時候,最想對自己訴說的話,用這樣的設計展現出來。

Kazematou風盈系列介紹

樣品開發後的好幾個月,孟加拉的狀況還是不太穩定。
在最終樣品要完成時,我回去了孟加拉。
抵達孟加拉機場時,一股熟悉的熱氣迴盪在空氣中。
「啊!終於回來了。」我想著。

就在這個月,孟加拉工廠已經有超過200名的員工。

kazematou

現在回想起來,這不過是為了向前躍進而沉寂的1年罷了。
其實,如果能這麼想的話,就能度過不順遂的一切吧!

8月雖然不是一年之中具有區隔性的月份,
但藉由這次的新作品,讓我重新捉住MATRIGHOR新轉變的機會,
而我也好像變得更強韌一些了。

總而言之,「全新的」山口,在這個月36歲了。(笑)

可能有人已經注意到部落格照片也有「全新的」的改變。(笑)
(這張照片的主題是,當我在寫部落格時慣有的表情和姿勢。)

有些不長進,仍然執著於任何事的我沒有改變外,
36歲的我還是會追逐著看似遙遠的夢想,
在這個刻板印象和先入為主的世界中,
找到擁有無限可能性的閃耀原石。

就算是在洞穴還是深山之處也要去看看。

正因為是MOTHERHOUSE,正因為懷抱著這樣的理念,
相信自己的腳步和大家一起前進。
今後也請大家多多指教了。

【山口繪理子日誌】維竇多的窗戶。

2017/3/22

bag

文/山口繪理子 2017.03.04 印度尼西亞

在印尼日惹出差的第三天。

除了在危險的孟加拉,其他日子我都會早起去散步
一邊思考「今天要做甚麼呢….」尋找靈感。

看看各個國家的自然景色,看看日出。

孟加拉、尼泊爾、斯里蘭卡、台灣、香港和日本,
在我去過的國家當中,陽光最強的地方就是日惹。

日本的陽光給人謙虛的感覺,
日惹的太陽則是一離開地平線。
就一副說著「這是我的時間了!」的樣子。

明明是陽光很強的地區,但我們職人中有無法得到這份恩惠的人。

我們Jewelry工房的負責人姆金先生,最近收了一個新學徒,住在姆金先生隔壁的維竇多。

為了一起做樣品,第一次去他們家拜訪時嚇了一跳。
「怎麼會這麼暗啊?」

他的窗戶沒有玻璃,若打開木造窗就有鳥飛進來,焊材被風吹散一地,完全無法工作。

我想"裝個玻璃窗會好很多吧!",但其實日惹的房子
仔細看就會發現,即便有窗戶也不會有玻璃。
(是因為很貴嗎….?)

因此即使大白天仍必須在昏暗的室內進行工作,讓我非常擔心。

「你才30幾歲,這樣眼睛很快就會退化喔。」

Jewelry職人的眼睛是生命。
很久以前就跟他提過,
但也許是覺得麻煩吧,一直沒有處理。

bag

(今天也是。)

製作新樣品的同時,開始了作戰計畫。
(壓克力板。)

趁維竇多專注在樣品的期間,偷偷量了他的窗戶尺寸
接著去市場採購壓克力板。

「太好了!買回來囉!!」

維都多眨著眼睛。

「這是什麼?」
「窗戶阿。採光是很重要的。」

bag

眼神閃爍不定只是暫時性,他慢慢開始掌握狀況。
一起安裝壓克力板的他,看起來很開心。

但問題來了。要裁小一點卻一直切不斷….
我們還在煩惱該如何處理時,旁邊傳來聲音
師傅姆金先生拿著一把大鋸子加入戰場了。

「這個一定能切斷。」

師傅不只很會切割金、銀,壓克力板更是小事一樁。

「不愧是姆金先生….」
切割壓克力板的技術,跟焊接的技術一樣精準。

最後,放上窗框釘起來。

讓維竇多閃爍不定的眼神,變成閃亮亮眼神的那一刻
就是打開木窗、陽光從屋外傾瀉進來的瞬間。

「成功了!!!!」
大家也都很興奮。

但在那當下,我冷靜地思考了。

「維竇多...會不會突然變得太亮,反而無法集中?!」

結束我擅自決定的大改造後,
怕他會因為房間無預警的變動而感到不安, 所以問了他的想法。

「不會不會。我從以前就覺得,這扇窗戶應該要想個辦法了。」
他欣然地關掉電燈。

還說「已經不需要這個了!!」

一般來說,日惹職人們的房子
用在電費以及設置窗戶的花費很大。

雖然只是不起眼的小事,但一步一步
把可能影響最棒的作品形成的因素俐落的處理掉
相反地,更強力地吸收可能性的光。

因為我想傳達給顧客們的,不只是表面而已。
從創造完善的環境、打造素材,直到最後的設計
所有一切,都是我設計中的一部分。

bag

【山口繪理子日誌】大叔和竹篩上的藍寶石

2017/3/10

bag

文/山口繪理子 2016.09.02 斯里蘭卡

今天去了礦場。

去了那裡,一看…
就只是一片荒田。

我看過秘魯的礦山,
所以想像中的礦場是很大規模的,
但實際上完全不是。

怎麼會這樣呢…。

原來是因為,
斯里蘭卡政府為了保護環境,
規定不能使用大型機具,只允許小規模開發的關係,
所以只能採用人工挖掘。

大約五人的團隊,
鏟起泥土,堆成一座小山
再一次一次的篩,仔細尋找有沒有石頭。

srilanka

我太震驚…
「這根本就只是泥山嘛!」我忍不住大喊。

srilanka

但是他們說,這也可能是有藍寶石的山阿!
的確有這個可能性…
但眼前只有泥巴,
我內心不斷感到疑惑,真的會有嗎?

「大叔大叔,請問平常一天可以找到幾個阿?」
他說,有時候連個影都看不到,但有時候也會一天出現好幾個。

我剛剛還擔心這塊礦產會不會已經枯竭了,
看來沒這個必要。

長時間的人工作業真的很辛苦,
而且要持續一樣的動作…
真的是純手工啊!!

srilanka

開始Jewelry之後發現,
各式各樣的手工程序相當繁複
從石頭的切割到鑄造等等
(雖然也有因為我的設計而讓過程變複雜…)
但是一想到更上游階段的大叔們的辛勞…

是阿。世界很大,不能只看著自己而已。

最後,發現了電氣石。
這位大叔已經是主管階層,
沙沙地翻動石子的動作和銳利的眼光十分俐落。

「您做了幾年呢?」
「30年。」
「….。」

不管哪個領域,30年經歷的職人都不容小覷阿。

是位帥氣的大叔!

因為下雨會影響作業,
所以當天的作業就到此為止了。

今天的體驗讓我很有感觸。

我原本用商人的頭腦想像著,
採礦就是大規模的開發
但沒想到現實是一個大叔拿著竹篩站在田裡,
這個場景讓我很震撼….

不過它們最後終究會變成美麗的jewelry。

雖然我還不太清楚道德上的定義和標準,
但我確實知道了這片土地上
有一群埋頭在礦石裡的科倫坡大叔。

了解到這個事實,對於Jewelry來說
不再只是“做出美麗的東西”而已。
而更能真實展現出當地人的故事。
對我來說也是很寶貴的一部份。

但其實真的很難將大叔們和美麗的藍寶石聯想在一塊….

今天是得到很多收穫的一天。謝謝你!散發美麗光芒的島-斯里蘭卡♪

「笑一個!笑一個嘛!」
(果然….還是惡狠狠地瞪著鏡頭…)

srilanka

【山口繪理子日誌】科倫坡-台灣-河內...

2016/10/13

bag

文/山口繪理子 2016.09.05

才隔一天,我又要出境了。

前天從科倫坡回到東京,昨天去了台灣,今天是從河內出發前往寮國。

雖說因為參加國際會議而得到旅費,但在台灣有Thanks event所以去了一趟。

雖然長時間的飛行讓我感到疲倦,但是因為工作人員們準備的活動很受歡迎,看著大家的笑容,我也不自覺得到許多力量。

活動結束後舉辦了慶功宴。
好久沒見到台灣的大家,所以特地去參加了。不過各位真的很害羞。

「我明天很早就要離開,所以有想說的話可以趕快來找我。」
馬上就有一位主管快步走向我,吐露出她累積已久的煩惱。

「我真的很拼命了,卻總是得不到預期的成果!」她邊大哭邊說。
我告訴她,希望她有機會能來日本學習、挖到寶再回去吧。

另一名也是,一看到我就開始掉眼淚。
「我本來做法律相關工作,毅然決然的轉職後,父母直到現在還是強烈反對。」他哭著說。

「是誰決定的?」他說是自己。
「你喜歡這份工作嗎?」他說喜歡。
我告訴他,直到得到結果為止,繼續努力吧。
但因為父母反對,他反而哭得更厲害了。
「那下次活動把兩位請過來吧。我來跟他們談。」
「真的嗎!我會把他們都帶來的!」他臉上終於出現笑容。

接下來是一位求知慾很旺盛的孩子。
「請教我銷售的方法!」
「這我就沒辦法了!你應該比我更厲害吧!」他聽了這句話很開心。

又一名因為家人而轉職的孩子,也是突然大哭。
「真的很感謝有Motherhouse。」他用哭得很狼狽的臉對我說。
「我才要說謝謝,是你們造就了Motherhouse。」

下一位跟我是第一次對話,他緊張地將手緊握在胸前。
他用日文跟我說「為了親自跟你說話,我從一年前開始學日文。」
天啊!我完全不會中文真是太抱歉了!

另一個孩子看起來有點畏縮,我就拉了一個椅子讓他坐下。
他卻說好暈好暈然後轉過頭去,所以一度接不下去。
後來我先開口「活動辛苦了,謝謝你。」
他卻回我「可以跟我拍張照嗎?」(苦)

最後是一位看起來很倔強的人。
一副天要塌下來的憂鬱表情,她真的是一個很特別、誠實的孩子。
「工作還好嗎?」她卻完全沒看我一眼,只說了一句I’m fine。(苦笑)
之後也沒有太多對話。

我看見台灣的大家正不斷不斷地成長,
也感受到負責人松岡的辛勞。

我能為大家做的,
就是在產品製作上更盡力吧!
感謝大家的用心。

和大家一起的團體照♪

bag

不過,從河內到寮國根本不會有人來接我,
一不小心就會被困在哪裡也說不定...
感覺這趟旅程也會是一段難忘的回憶...可是我真的不想再搭飛機了啦><

【山口繪理子日誌】Three Wheel

2016/8/8

bag

文/山口繪理子 2016.04.11 斯里蘭卡

明天開始,就是可倫坡的春節假期。

斯里蘭卡人民有七成是佛教徒,而且相較於日本
這裡的教義和規定是相當嚴格的。

如果問他們「過年要做甚麼呢?」
通常會說「我要回鄉下。」
或是「我要去參加親戚的婚禮。」

年假期間大約一週,而且今天就是除夕
因此當地人潮突然減少,變得很安靜。

然後今天!在可倫坡達成了我的心願!
搭到機動三輪車了!!

第一次看到的時候心想,哇!是CNG!

在孟加拉CNG是天然氣的簡稱,也用來稱呼三輪車。
但這裡的人聽了,卻大笑說那是什麼!

當地的說法比較簡單,Three Wheel。

我心想,阿…果然可倫坡比較先進阿。
不過我自己內心還是CNG、CNG。

這樣的機動三輪車在發展中國家
是比日本的TOYOTA還要普及、更大眾化的交通工具。

顏色有很多種。
印度的話有紅色,但紅色最近在孟加拉很少看到
在這裡偶爾也會看到灰色,但可倫坡的代表色果然還是綠色。
(顏色本身沒有任何意義)

要說為什麼喜歡三輪車,就是那風吹過臉頰的感覺♪

來,大家猜猜看

孟加拉和可倫坡的三輪車,不同的地方在哪裡呢?

答案是

司機和乘客中間的一道網子。

在孟加拉有鐵網。
因為常常發生,後方的乘客騷擾或攻擊駕駛員的事件
基於安全考量而加裝了防護網。

過去總是隔著網子看見的風景,在可倫坡能夠一覽無遺。

光是這點,就讓我感覺這是兩個截然不同的交通工具。
而且可倫坡的司機,駕駛技術比孟加拉安全多了!
看到紅綠燈會停下來!
但是我還是喜歡孟加拉咻咻地強烈吹來的風,感覺很好。
國家各有不同。人也各有不同♪ 每天都有不一樣的發現。

bag

【山口繪理子日誌】孟加拉

2016/7/5

bag

由於這次的事件,收到了很多的關心與聯絡
很抱歉讓大家擔心了。

可以稱之為MY HOME的孟加拉發生這樣的事件,
我除了感到憤怒之外,我想工廠的大家應該比我自己更覺得不甘心。

「Meet the New World」
以這句話作為十週年的標語,

含義就是希望能跨出這一步,與未知的世界相遇
我們希望帶給客人的是:在店鋪與商品相遇的機緣,
以及與生產地異國相遇的那股興奮的喜悅。

我們不清楚的事情就如同一座山一樣那麼多,
我也是去孟加拉之前,
心中充斥著可怕,骯髒與貧窮的印象。

為了不被來自這世界的偏見所影響,
我們能做的事就是在生產地現場同一張桌子面對相同目標一起製作商品,
並把這樣生產地現場傳達到全世界。

比起全世界瀰漫著不安與絕望的氣氛,這樣的動作似乎很微小,
但比起不做任何動作,我更希望能有所作為。

今天孟加拉的自營工廠的180位職人依然想像著客人的笑容努力製作著包包。

夢想似乎怎麼前往都還是像在遠方般,讓人想哭泣,
但還是想與大家一起Keep Walking。

MOTHERHOUSE 山口絵理子

blog
第 1 頁 / 共 4 頁12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