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誌專欄

【山口繪理子日誌-珠寶系列】挑戰18k金線細工

在日惹,完全迷上了銀線細工。
還找到一位職人-瓦力歐。
新一系列的作品開始萌芽。
「你過去做過哪些設計呢?」
他給我們看了幾個
大約五公分大小的銀製胸針和青銅(已經生鏽變成黑色)髮飾。
「另外,最近幫附近的店做了這個。」
大多是線條很細的設計。
「哇~好細喔。」
對,的確是很細。以技術來說很厲害,
但形狀太具體讓人覺得反感、
而且對日本人來說size太大。
該如何讓他理解我的設計,我想盡各種方法。

一開始,先用0.2mm的筆在方格紙上畫出來。
「好小啊。不過可以試試看。」瓦力歐開始嘗試。
出乎意料,沒花多少時間就完成了。
「那下一次試試看這個?還有,這種你覺得如何?」
狀況好的時候,一天可以做出六種設計。
(當然,不包括拋光和細修。)
彎曲度的微小差異、尾端扭轉的感覺等等,
卻很難讓他理解,這點讓我非常著急。
於是,去批發店買了烙鐵、鉗子和鑷子
也向瓦力歐拿了銀和烙材。
「自己也動手做是最快的方法。 」
在孟加拉也是,不管有沒有經驗,
為了更清楚地傳達自己腦中的畫面,
「工藝設計」是相當重要的一環。
況且文化背景不同,即使以言語或圖畫來傳達依然很有限。

經過這段磨合,我們已經做出20-30個作品,
漸漸能和瓦力歐意見相通。
那是一段令人難忘的期間。
同時,我也產生了兩個新的目標。
第一個,想用黃金來製作線細工。
使用黃金的計畫成功之後,第二步想將作品設計的更華麗、細緻。
「瓦力歐~你看!這個很美吧!
我覺得如果用黃金來做的話一定會很驚人。」
「烏馬斯?(印尼話的黃金)沒用黃金做過耶。」
但他稍稍考慮之後說
「已經努力到現在了,邊做邊學試試吧!」
我問了才知道,貴金屬的世界有明確的階級之分,
順序是青銅→白銀→黃金。
使用黃金的職人少之又少,因為不論是技術難度或材料的價格
都和其他貴金屬層次不同。
在日惹,是一般職人很難進入的領域。

還沒正式開始,瓦力歐的太太就在附近四處張揚
「我老公要開始做金飾啦!」
這又是另一個問題....
「太太,請聽我說。企業當中有守密的義務。
從使用的材料到設計內容,
如果你不遵守規定我們會很困擾的。」
「????」 瓦力歐和他太太一臉茫然。
把事情分享給全村是他們的習慣,因為大家都會互相幫忙。
「我覺得...Warm heart和Cool head的平衡很重要...
雖然這習慣很棒,但工作終究是工作。」
和他們溝通的同時,我也告訴自己。
「我想找到平衡點。」
不僅為了他們的夢想,也為了商業活動的延續性和客人的笑容。
現在雖然是四散各處的碎片,
但只要繼續做下去,
就能找到點與點之間的連結吧。

今天是瓦力歐人生初次挑戰黃金的日子。
一次融太快,設計全毀了...
在那值得紀念的日子之後,經歷數個月的嘗試
終於完成了日惹第一件18K金線細工。
漸漸地,能順利焊接;
漸漸地,不只有粗厚的外框也能做出細密的圖樣;
漸漸地,細度更加精緻。
最後的挑戰,是把「size」變更小。
我喜歡華麗但像女孩的素顏肌膚一樣有清純感的設計。
只要我說「再更小一點!」
他就會碎碎念說
「就跟你說黃金要越重越好嘛!當然是越大越好!
難道你想看起來很窮嗎?!」
「・・・・・。」
價值觀的差異竟然如此之大...
「黃金阿,就跟貨幣一樣。發生甚麼事
要抱著逃走才行啊!哈哈哈!」他大笑著這麼說。
「我想做的是首飾。不是貨幣的代替品。
所以要表現出華麗又細緻的美感。
我想盡可能挑戰更小的尺寸。」
在這次之後,他不知道哀號了多少次「庫七魯!(太小了啦!)」
有時歡笑、有時也會起爭執,我們之間就像日惹鄉村的美麗夕陽一樣
自然又溫暖。

瓦力歐後來說了一句話「這樣的作品,客人會喜歡吧?」
即使微小,一點點溫暖就能成為改變社會的力量。
最後一張照片。
「我也想學學看是有多難、多細!」我走向瓦力歐的工作臺。
「真的小到看不清楚...彎彎曲曲糾結在一起了...」
瓦力歐大笑著說「你大概要花七年才能學會吧!哈哈哈!」
我只能不停冒冷汗...
這幾張照片
最能訴說我們在日惹所經歷的故事。

Jewelry Jewelry

延伸閱讀

return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