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誌專欄

【山口繪理子日誌-珠寶系列】職人,你在哪呢

遠離市中心,開車前往鄉下地區
只靠到處打聽來尋找,就連我自己也覺得這方法很異想天開。
在這時間點,根本無法思考jewelry的發表日期。
訪問村子很多次、掌握幾個確實的情報後
感覺距離目標越來越近,
我們找到一個小村莊。

Jewelry

那裡真的很小,
沒看過的車子在路上跑,讓我緊張起來。
從這裡換騎機車。
去加油站買飲料時,問了一下路。
「前面右轉然後再左轉,到那邊再問一下就會到了!」
「太好了!」結果後來騎了20公里
到達一個平凡無奇的小村子。
只好賭賭看,再度去詢問了。
看見村子口有一個建築物不斷有人進出
我們很好奇那是什麼地方,
一看,似乎是一間大型銀鋪流通所。
回去的路上,剛好跟在一個男人後面。
他發現在後面騎著機車的我們。
誤以為自己被跟蹤,所以表情變得很差。
我們只好經過那名男性家門前,
不得不在田間小路上大迴轉(苦笑)
然後再一次經過那男性的家,走向該走的路...
那不舒服的視線,到現在還是忘不掉。
後來我們隨意進入另一條巷子,
看到一間像是農舍的房子,終於找到銀職人的家!

「啊~找到了!!」
雖然情緒很興奮,但在談話中發現
若不是老手,一個人進行全部的作業是很困難的,
才知道銀職人的世界裡已經有一套既定的分工。
總覺得又回到原點,很沮喪。
那位職人彷彿看穿我們的心思
並說要向我們介紹另一位職人!
我真是太驚訝了!
很多人會為了擴張自己的事業而選擇隱瞞
而他竟然主動推薦比自己更厲害的專家,
讓我開始感受到
在這塊土地上一同創造共同體的意義。
他說隔壁住著一位手藝很好的職人。
我們心情激動地前去拜訪。

他給人的第一印象很善良、是面帶微笑40歲中半的人。
在自家的一角有工作室,沒看過的工具散布在桌上。
看起來很穩重,但談到銀的話題時眼神稍有改變
我能感受到,他似乎也有想挑戰的心情。
他說「或許能一起創造出什麼!」
展現出積極的態度,
他的名字叫「瓦力歐」。
次日,我們和瓦力歐的jewelry製作就開始了。

「你過去做過哪些設計呢?」
他給我們看了幾個
大約五公分大小的銀製胸針和青銅(已經生鏽變成黑色)髮飾。
「另外,最近幫附近的店做了這個。」
大多是線條很細的設計。
「哇~好細喔。」
對,真的就是很細。
卻沒有展現出那個細度應有的特性。
首先形狀太具體、很不耐看。
而且,尺寸還是太大。
要先克服這兩點,我們的作業才有辦法開始。
「好小...」「工具穿不過去...」
他雖然一邊碎碎念,但都一步一步照我們說的當場修改。
不過尺寸太大的問題,是因為文化的影響。
他們認為「大>小。飾品要越大越好。」
但是日本人的喜好是「要纖細、不經意的裝飾才漂亮。」
真的天差地別。

瓦力歐努力地把作品尺寸縮小,
但每當我跟他說「再更小一點!」
我們就會開始爭論「小的才漂亮!」
透過製作過程了解文化背景,
並找到兩個文化相遇時所產生的火花,
希望能將優點完美地融合。

銀製、小巧的尺寸、充滿生命力的作品
漸漸一個一個成形。
第一個是項鍊。
每個作品我都會試戴給瓦力歐看。
「巴古斯?(好看嗎?)」
「巴古斯!」 雖然只能簡單對話,
但在製作過程中,內心開始產生共鳴了。

Jewelry

延伸閱讀

returntop